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 章 012见色起意
    兰卡斯特此言一出,在场两人的反应大不相同,希尔是微微挑眉,还不等他开口,艾伦已经一副如临大敌的表情,脱口而出道:“不劳烦王子了,希尔有我照看着就可以了。”话说完又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点欠佳,顿了顿,才缓和下语气道:“王子事务繁忙,这点小事就无需麻烦到王子了。”

     兰凯斯特看了他一眼,又转向希尔,沉默地看着他,显然是在等他的答案。希尔沉吟了片刻,须臾才微微一笑,道:“那就劳烦王子了。”

     “嗯。”得到希尔确定的回答后,兰凯斯特淡淡地应了一声,这才重新看向艾伦,在艾伦明显变得难看的脸色下,面不改色地说道:“一切遵循当事人的意见,祝艾伦先生宴会玩得愉快。”说完,看了希尔一眼,示意他跟上来后便转身往里面走去。

     他那副淡然的表情在此时此刻的艾伦眼中犹如变成了天底下最讨人厌的存在,要他眼睁睁看着自己正处于发情期的心上人跟一名alpha片刻不离地呆在一起,对他来讲无非是一件非常无法忍受的事情。

     可是他没有反对的立场,所以心里再不甘心也只能强忍下来,而且还要装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看着希尔跟兰凯斯特一前一后地离开。

     将一切看在眼里的凯瑟啧了一声,饶有兴致地看着兰凯斯特的背影,嘴角勾出一抹兴致盎然的弧度,认识兰凯斯特这么久,他还不曾见过会主动担任护花使者的兰凯斯特呢,按照他对兰凯斯特的了解,发生这种情况他应该是吩咐仆从暗地里保护才对,而不是自己亲自上场。

     有趣,真是有趣,真是不枉此行呀。

     希尔到冥星当了两年的交换生,期间一直没有回来过,众人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他了,这次宴会是希尔这两年来真正在众人面前露脸,而且一出现就是这样特殊的情况,自然是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毫不夸张地说,在今天这场宴会里,曾经追求过他的alpha绝对不少于二十个,而这个数目还没算那些有色心没色胆没有真正追求过他的alpha。

     因此,虽然一整晚下来兰凯斯特都陪在他身边,但是过来跟他打招呼联络感情的人一点儿也不少,络绎不绝的就没有停下来。兰凯斯特担心的情况并没有发生,一直到现在希尔的表现还很如常,应付得挺轻松的。

     不过兰凯斯特还是没有放下半点戒备,几乎是寸步不离地跟在希尔身边,在有人过来跟希尔打招呼时就安静地站在一边,众人看到他自然也会跟着打招呼,久而久之,大家甚至还以为他们两人是结伴过来参加宴会的,甚至有不少人用暧=昧的目光看他们。

     兰凯斯特一律无视,淡定得很,希尔更是毫不在意,态度落落大方,偶尔没人时跟兰凯斯特闲聊态度也是礼貌温和,端着酒杯风度翩翩的样子。

     当再一次有人过来跟希尔打招呼时,兰凯斯特并没有过去,站在吧台边上用冷冷淡淡的视线关注着希尔那边的动静,消失了快一个晚上的凯瑟突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窜了出来,笑容暧-昧地凑到兰凯斯特的身边,不怀好意地问道:“原来你也有这么热情的时候,说吧,让你一改往日冷淡变得热情的原因是什么?”

     兰凯斯特甚至都没看他一眼,张口就道:“见-色-起-意。”

     凯瑟:“……”当事人这样坦荡荡地表明心意,他这个原本存了坏心思过来取笑他的人反倒不知道要怎么接话了。

     噎了半响,他总算找回自己的声音,看了看正在跟别人寒暄的希尔,悻悻然道:“的确是有这个资本。”

     兰凯斯特点头,“比你有资本。”

     凯瑟:“……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你这样是会失去我的你知道吗?”

     “我有要过你吗?”

     凯瑟:“……”果真是不能好好聊天了!

     想要取笑捉弄反倒被捉弄的凯瑟最终还是灰溜溜地离开了,他很识趣,今天晚上的兰凯斯特不适合被取笑捉弄,平常不毒舌的人不见得就不毒舌,人家只不过是隐而不发而已,

     宴会进行到尾声,一切都很顺利,希尔的发情在抑制剂的作用下被控制得很好,并没有出现什么不适,再加上兰凯斯特的贴身跟随,也没人跟对他打什么坏主意。

     另一边凯瑟也如愿以偿地见到了他此行要求婚的omega亚德里恩路易斯,一个长相十分清秀的少年,刚满了十八岁,性格腼腆内向,符合所有人对omega的认知。

     凯瑟对他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自从亚德里恩出现之后就一直围在他身边大献殷勤,好几次都将亚德里恩逗得笑出声,这让凯瑟十分沾沾自喜,恨不得马上就跟亚德里恩求婚了,只可惜亚德里恩只待了一小会儿就回去了,原先还热情高涨的凯瑟在亚德里恩走了之后就低落下去了,似乎真的对他一见钟情了一样。

     但究竟是不是这样,也就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宴会已经到尾声了,已经有少数宾客开始陆陆续续地提出告辞了,希尔坐在角落休息区的沙发上,眯眼看着宴会上形形□□的人,体内逐渐升高的温度在告诉他抑制剂的作用正在逐渐地减弱,他应该趁着抑制剂的作用还未完全消失之前再服用一管抑制剂下去,好压制住体内逐渐强烈起来的反应。

     放在身侧的手正握着一管新的抑制剂,理智告诉他应该要尽快喝下去,但是情感上却在排斥,对这种必须要很努力去压制自己的做法感到了无法用言语表达的厌倦,他生来就不是那种压抑自己的人,天知道这样子的日子还需要过多久。

     当然,他这样压抑自己并不是因为抗拒这种生来就要面临的事情,相反,他一点儿都不抗拒,真正让他这样压抑自己的原因,是因为他至今为止都还未遇到一个能够让他认可的alpha,他无法容忍自己被一个比自己弱的人压在身下,偏偏发情中的o才能安抚。

     思及此,他从沉思中回过神来,视线在人群中逡巡了,轻易就找到了站在人群中的alpha,站在人群中的兰凯斯特无疑是最醒目的,即便他从不刻意去表现他的存在感,也仍然能够让人一眼就看到他的存在,如果他跟兰凯斯特的第一次见面不是那么不愉快,以他对强者的欣赏,他绝对会将兰凯斯特列为伴侣的考虑人选之中。

     勾了勾唇角,希尔将手中的抑制剂重新收起来,站起身,缓步朝兰凯斯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