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章 022忽然发现
    希尔一顿,忍不住挑眉看他,只是还未开口,对方已经朝他压了下来,脸被捧住无法避开,希尔睁眼看着兰凯斯特的脸在自己眼前放大,唇上清晰地感觉到对方的唇轻轻地贴上自己,柔软湿润,一触即收,希尔抬眼看着他,忽然勾唇一笑,伸手勾出兰凯斯特的脖子,往下一用力,将他的脸压了下来。

     他的动作带着十足的侵略性,主动地吻上兰凯斯特,火热的一吻结束了,他松开搂着兰凯斯特的手,微微拉开彼此的距离,挑眉看着他,“王子殿下,良宵苦短,我们要把时间浪费在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上吗?”

     兰凯斯特无言地看着他,半响,低头凑到他跟前,“对我来说,这不叫无关紧要,不过,现在显然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语毕,不等希尔反应过来,他猛地低头攫住希尔的唇,比起之前更加的火热。

     如此良宵,怎可辜负?

     第二日希尔醒来时,兰凯斯特已经离开了,他翻了个身,肌肤摩擦着柔软被褥的感觉很舒服,身上很清爽,显然已经被做过清理了,除了腰间有些酸痛之外,身上并无其他不适,希尔眨了眨眼,从床上坐起来,下意识地望了旁边的空位一眼,良久意味不明地笑了笑。

     慢吞吞地将自己收拾整齐了,他才优哉游哉地出去,查尔斯看到他又从这房间出来时,脸色瞬间跟吞了一只苍蝇一样,欲言又止地看着他,“大少爷——”

     希尔心情很好,倒是有闲情去关心他那一脸的欲言又止了,“怎么?查尔斯可是有什么话想说?”

     “大少爷,我记得你的发-情-期前不久才刚过了……”怎么这么快又找了人回来?查尔斯并不知道跟希尔度过这么两个晚上的人都是兰凯斯特,他以为希尔是因为终于尝到了禁果,终于体验到那种事情的乐趣了,所以这回还没等到发-情-期就又找了人回来,他此时此刻正在苦恼着要怎么让希尔迷途知返呢。

     虽然说o标记就还属于自由身,想要跟什么人发生关系都是omega自己的意愿,这个社会也不会要求o,,但如果一个o标记之前跟太多的人发生了关系,绝对会影响到omega的风评,到时候若是还想找个好人家就难上加难了,所以一般的omega都非常的洁身自好,除非是跟自己的另一半,否则轻易不跟别人发生关系。

     可是现在他们家大少爷却好像中了邪一样,一次又一次地将人带了回来,甚至还不怕暴露自己的身份,这要是被有心人士给知道了,利用这一点来打击报复怎么办?到时候整个莱斯特家族的颜面要往哪儿搁呀?

     查尔斯就想不明白了,他们家大少爷究竟是哪一点想不明白了,这种显而易见的事情,连他都能想得到,怎么他们家大少爷就没有考虑到呢?

     一听到查尔斯说到他的发-情-期,希尔就知道他想说什么了,脚步一顿,他转身看向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的查尔斯,微微笑道:“你不用担心,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担心的那些事情,也不会有发生的那一天。”说完,便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查尔斯站在原地皱眉看着他远去的背影,良久重重地叹了口气,也转身回去了。

     算了,他们家大少爷做事情向来有分寸,既然他说不用担心那就不用担心吧,想来他们家大少爷也不会那么笨随随便便就什么人都往家里带,他还是放宽点心吧。

     这段时间因为工作上的原因每天都必须跟兰凯斯特待在一起,今天因为兰凯斯特开始出差到t市,希尔终于得以按时回公司去了,待在自己的办公室听着各部门主管汇报近期的工作情况,时间过得倒是很快,一眨眼一上午就过去了,只是闲下来的时候,却觉得有些无趣。

     等众多主管汇报完工作出去之后,希尔打开工作报告,看了一小会儿就听见通讯器‘滴滴’地响了起来,有人发信息过来,他从文件中抬起头,稍微愣了一下,便打开通讯器。

     “快十二点了,记得吃饭。”通讯对象正是昨晚上跟他‘偷-情’的王子殿下,他顿了一下,往旁边扫了一眼时间,差五分钟就到十二点,嘴角不自觉地往上勾了勾,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那一瞬间从心底泛开的愉悦。

     办公室的大门被敲了几下,希尔刚说了一声进来,大门就被推开了,脚步匆匆的特尔已经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了,大声道:“哥,我们快去吃饭吧。”

     希尔稀奇地扬了扬眉,调侃道:“今天怎么突然想起我来了?”从前段时间开始他就安排了特尔到公司来实习,顺便也熟悉一下公司的运作之类的,而特尔来公司也有一段时间了,天天吃饭时间都是跑得不见踪影,这会儿怎么突然就想起他来了?

     特尔脚步一顿,眼珠子心虚地转了一圈,立即道:“前几天你都不怎么在公司出现呀,我想找你都找不着人呢。”说完忍不住在心里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短短时间里竟然想得到这么好的借口。

     其实他今天过来也是受了他偶像大人的吩咐,要知道他平时对希尔都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的,怎么可能会自投罗网地跑到希尔的跟前来?再说了,他之前就下了决心要撮合他的偶像大人跟他的哥哥,这会儿知道他的偶像大人对他的哥哥似乎有那个意思,自然是要加把劲儿,也好帮他的偶像大人看好他哥哥。

     希尔自下而上地端详了他片刻,须臾微微笑了一下,从椅子上站起身,“那走吧。”以他对特尔的了解,又怎么会看不出他在说谎,不过是懒得去拆穿他罢了,况且他也想看看他这个亲爱的弟弟在玩什么把戏。

     两兄弟一路说说笑笑地走下去,大部分都是特尔在说,希尔只需要微笑地听着就可以了,特尔转头看着面带微笑的希尔,心里重重地叹了口气,其实平常时候如果不是他哥哥总是以捉弄他为乐趣的话,他是很乐意跟他哥哥待在一起的,以前小时候他就很喜欢缠着他哥哥,在他的认知里,他的哥哥就像神一样无所不能,没有他哥哥不会的,只要跟在他哥哥后面,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绝对能够迎刃而解,这样的认知到现在都还没有改变。

     唉,他哥哥什么都好,就是太爱捉弄他了,跟他哥哥待在一起的每分每秒,他都得提防着会不会落入他哥哥的圈套,有一个以欺负弟弟作为疼爱表现的哥哥,也真是够倒霉的了。

     合上餐单,特尔递给旁边等候的侍应生,“暂时就这些吧。”

     “好的,请稍等。”侍应生接过餐单,恭敬地朝两人点点头,这才转身离去,特尔看向对面正低着头看信息的希尔,咳了咳,好奇问道:“哥,谁给你发的信息?”

     希尔抬起头,似笑非笑地睨了他一眼,“什么时候连哥哥的私生活都开始好奇了?”

     “嘿嘿,我、我这不是关系你嘛。”特尔干笑两声,掩饰性地端起面前的水杯喝了一大口。

     希尔笑睨了他一眼,也不跟他计较,关掉通讯器,只当没收到兰凯斯特再次发来的信息,特尔不解地看了看他的通讯器,下意识地问道:“你不回复一下吗?”

     希尔道:“无关紧要的事情,不回复也罢。”

     “……哦。”特尔不敢再问下去,端着杯子喝水,一边眼珠子骨碌碌地转着,不停地观察着希尔的表情,好半响,终于鼓起勇气,问道:“哥,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希尔抬眼看他,“你说。”

     “就是,你现在也不小了,我身边好多omega都已经订婚了,有一些都还没成年的,你也到适婚年龄了,怎么就没见你青睐过哪个alpha啊?”

     “你很希望我嫁出去?”

     “那倒不是。”特尔摇摇头,放下水杯,认真道:“虽然你在我心目中一直都很强大,好像无所不能一样,不过再怎么说,我还是希望有人能够照顾你。”这倒是特尔的真心话,希尔再强大,也改变不了他是omega的事实,就算希尔不是omega,他也不希望看到希尔一直孤零零的,这样真的太孤单了,而且将来年纪大了怎么办?家人不可能永远都陪伴在他身边的,所以他一直都很希望他哥哥能够尽快找到一个可以陪伴他的人,就算只是陪着他聊聊天做做伴也好啊。

     特尔认真的表情将希尔给逗乐了,他莞尔一笑,忍不住伸手捏了捏特尔的脸颊,“听到我亲爱的弟弟这样关心我,我好开心啊。”

     “哥哥!”特尔一瞪眼,赶紧将自己的脸从他的魔爪中拯救出来,抗议地捂着自己的脸颊,特尔的表情颇有些恼羞成怒的样子,“我是跟你说真的,你不要这么敷衍我!”难得的一次剖白,竟然被这么轻描淡写地一语带过,特尔别提多郁闷了。

     希尔笑眯眯地望着特尔,显然心情很好,炸毛的特尔不管看多少次他都觉得非常有趣,想到弟弟将来有一天也会结婚,身边会多了一个陌生人,他就莫名觉得很是惆怅,要是特尔能永远都不长大多好,小小软软的一团,总是屁颠屁颠地跟在他的身后,只是看着就让人的心忍不住发软。

     “哥哥,你就没想过关于自己伴侣的事情吗?”

     “有什么好想的?”希尔有些无趣地抿了抿唇,不是很感兴趣的样子,“该有的时候总会有,不该有的时候想再多也是白搭。”

     “那你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就没有什么明确的要求吗?”

     “嗯?”希尔忽然抬眼,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缓缓问道:“你今天怎么突然对这件事情这么感兴趣?”

     “当然是因为好奇啊。”特尔从善如流,“知道哥哥的要求,我也好为哥哥留意一二,搞不好一不小心就遇到了呢?”

     闻言希尔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种事情哪里刻意得了?顺其自然就好了。你要真为哥哥着想,就赶紧熟悉熟悉公司,为我分担一二。”

     一说到工作上的事情,特尔瞬间就跟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哥哥,吃饭时间咱能不谈工作上的事情吗?一点儿胃口都没有了。”

     希尔失笑,“之前是谁说要替我分担的?就这态度?”

     特尔特郁闷,“上吊也得喘口气吧?难道还不容许我在吃饭的时候休息一下呀?”如果不是因为想着要替他哥哥分担一点事情,他才不会轻易来公司实习,想他都还未成年就要开始被家族企业压榨,想想就觉得凄凉。

     想到这,他不满地看着希尔,斩钉截铁地说道:“我拒绝在吃饭时间谈工作!”话音刚落,便看见侍应生开始上菜了。

     希尔笑眯眯道:“哦,那就吃饭吧。”

     特尔:“……”总感觉每次跟他哥哥一说话,自己就变成了一个傻子,特可笑!愤愤地拿起筷子吃饭,夹起一块肉扔进嘴里用力地咬着,忽然可悲地意识到,他也只能用这种方法来发泄心中的郁闷了。

     吃完饭,两兄弟便回到各自的岗位上去了,希尔刚坐下来,通讯器上又传来‘滴滴’的声音了,还是信息,而且仍然是兰凯斯特发来的信息,希尔本打算像之前那样不予理会,但想了想,直接回了个视频通话过去,不到两秒钟,兰凯斯特就接起来了。

     希尔看着投影在口中的身影,微微挑眉道:“我不知道王子殿下的出差是这么空闲的,竟然都有时间经常发信息。”而且还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闲聊话题。

     兰凯斯特淡淡道:“若是有心,总能找到时间。”

     希尔被噎了一下,忽然有一种搬了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顿了顿,他才继续道:“就不知王子殿下的这个心,能持续多久。”

     “这个问题,可以等到你我都白发苍苍时,再回答你。”

     希尔一怔,试图在他说这话时从他脸上找出一丁半点开玩笑的迹象,可是他失算了,在兰凯斯特说出这句话时,他脸上的表情已经是不能再认真了,那一瞬间,他的心不可否认地触动了一下,就好像在平静的湖面上投下了一颗石子,泛开了一圈圈的涟漪。

     他怔怔地看着空中那个半透明的影像,一时间竟像是无法回过神一样,好半响之后才猛地回过神来,别开视线,佯装平静地说道:“王子殿下若是没什么事情的话就先挂了,这边还有事情要忙。”心脏却跳得有些快,噗通噗通的,仿佛快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了,这种情况,以前从未发生过,他也很难想象得到,竟然有人能够让他心跳加速。

     兰凯斯特淡淡一笑,低声道:“还有六天,等我回来。”

     希尔还未回答,那边已经切断了通讯,望着方才投射出来影响的位置,希尔怔怔地发了一会儿呆,好一会儿才恍然回过神来,有些恼怒地皱了皱眉,他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轻易就被对方影响了心神了,这种情况以前从未发生过,好像有一些事情开始隐隐地要脱离开他的掌控了,而他在明明知道的情况下,却似乎连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沉默地收起通讯器,希尔打开面前的文件,注意力却不在上面,脑海中不住地回想着方才两人的对话,想着想着,思绪却好像自己有意识一样,开始不由自主地回想起昨天晚上的那些火热片段,再跟方才兰凯斯特那认真专注的表情交错着出现……

     希尔似乎隐隐地意识到,兰凯斯特真正的意图,也许对方从头到尾,打就不是各取所需这样的主意,对方真正想要的,是他!

     之前那些所谓的公事公办的态度,都不过是为了打消了他的防备之心而故意做出来的□□,兰凯斯特王子从一开始真正想要的,都是他这个人!而他,竟然一直到这一刻才意识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