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章 020他睡着了
    还是有点担当,逐渐承担起自己需要承担的责任吧,他哥哥已经承担了太久了,别的omega哪个不是在家人的保护下舒舒服服地享受这一切特权的?也许该是时候让他学着去保护他的哥哥了。

     若是让希尔知道特尔的想法,他肯定会既欣慰又惆怅,他一向捧在手心里的弟弟终于长大了,欣慰之外,随之而来的,大概就是弟弟不再需要自己的那种惆怅感了。

     特尔正想得入神,突然听见身后有人在叫他,他扭头望去,端着两杯酒的艾伦正朝他走过来的,这个人特尔有印象,追求过他哥哥很久,可惜他哥哥根本不愿意理会他,以他对希尔的了解,死缠烂打对他用处不大,好心提醒过艾伦几次,只是对方根本听不进去,似乎真的将希尔当成最终的目标了。

     “你哥哥还没下来吗”艾伦走到他面前问道,将其中一杯酒递到他面前,特尔看了看他,懒懒地抬了抬眼,说道:“我哥哥不准我喝酒。”

     艾伦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不过很快又恢复如常,笑了笑,说道:“你哥哥不在,偶尔喝一次没关系。”虽然这么说着,却还是将拿着酒杯的手收了回来。

     特尔撇了撇唇,瞟了他一眼,一听见他哥哥不让他喝酒之后马上就将酒杯收起来,这样没胆的人,难怪他哥哥看不上眼,他哥哥那么强势,又怎么会看上一个比自己还要弱小的人,再说了,他哥哥从来都只会欣赏一类人,跟他一样强大的人。

     艾伦其实不差,只是跟希尔比起来,总感觉少了点气势,而就因为这少了的东西,就算两人很亲密地站在一起,也很少会让人将他们想成一对,或者这个就叫做cp感。

     特尔想着想着,突然就想到了兰凯斯特,他的偶像大人绝对是个气场超强的人,他这才想起来,好像他的偶像大人跟希尔站在一起时,无论是从哪方面看,都跟他哥哥不相伯仲,若说是他的偶像大人的话,也许跟他的哥哥还挺相配的呢。

     特尔摸着自己的下巴一脸的若有所思,完全被他忽略掉的艾伦不甘寂寞地在他面前挥了挥手,“特尔,在想什么呢?”

     特尔回神,看向面前的艾伦,又想了想兰凯斯特,愈发觉得他刚才的那个想法很正解,“没想什么,大家都走了,你还不打算走吗?”

     闻言艾伦顿了顿,“希尔还没下来,我想等他下来了送他回去。”

     “这个不用了,我也在这里,哥哥跟我一起回去就可以了,你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有了兰凯斯特这个选择之后,特尔是更加不想让艾伦跟希尔有所接触了,艾伦跟兰凯斯特两人站在一起,只要有眼睛的人肯定都会选择兰凯斯特,特尔当然也喜欢希尔能够找到一个优秀的伴侣共度一生。

     艾伦不知道特尔的想法,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没关系,送希尔回去是我的荣幸,再晚我都愿意等。”

     可是人家并不愿意让你等的!特尔在心里默默地吐槽,可惜无法动摇到艾伦的想法,只能让对方继续一厢情愿下去,他准备要专心地想一想,怎么样撮合一下他哥哥跟他的偶像大人。要是能够让他的哥哥嫁给他的偶像大人,那他跟他偶像大人岂不是就成了一家人了?

     年轻的alpha心中还未考虑太多,只是在想到自己有可能可以跟自己的偶像大人成为一家人就感到无比的兴奋,这种兴奋直接表现在脸上就是嘴角抑制不下去的笑容。

     而另一边,跟兰凯斯特待在书房里的希尔并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两人讨论相关的问题讨论得太过专注了,连时间都给忘了,等他们终于讨论完回过神来时,已经是深夜了,兰凯斯特看了看时间,站起身说道:“我送你回去。”

     希尔没有异议地站起身,揉了揉有点抽痛的太阳穴,昨天晚上修改设计图纸一直到深夜才休息,一大早就醒了,再经过今天晚上注意力这么高度集中的讨论之后,一松懈下来太阳穴就忍不住抽痛起来了。

     “头痛?”兰凯斯特缓下脚步,眉头微蹙地望着希尔问道。

     “没事,有点抽痛而已,不碍事。”希尔并没有放在心上,摆了摆手,抬脚就想往外走,可惜才刚转过身,手腕忽然就被人抓住了,他讶异地转过头,看见兰凯斯特一脸淡定地抓住他的手,漆黑的眸子平静地凝视着他,“先坐一会儿。”

     说完,也不等希尔反应,直接按着他的肩膀往下坐下去,希尔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他想做什么,傻呆呆地任由自己被他按着肩膀坐到椅子上,刚想扭头看他,便感觉到抽痛不已的太阳穴正被一双温热的手轻柔地按揉起来。

     他愕然了一下,随即伸手抓住那双轻轻按揉着自己太阳穴的手,扭头仰望着身后的男子,挑眉说道:“怎敢劳烦王子来做这种事情?”

     兰凯斯特不理会他的挖苦,将手从他的手中抽回去,自顾自地再次放到他的太阳穴上,淡淡道:“是我拉着你来谈论事情,我有一部分的责任。”

     闻言希尔差点就哭笑不得了,“王子若要这样说的话,那就真的让我汗颜不已了。”这是强行负责任吗?再怎么说,他头痛跟他也没有什么关系吧?他是怎么强行解释才将责任揽到自己身上的?

     兰凯斯特还是不理会他,继续手上的工作,希尔也不管了,刚才还抽痛不已的额头,经过那一双手之后,疼痛感的确舒缓了不少,他享受地眼睛,小小声地说道:“能够得到王子这样的优待,真是荣幸啊。”

     “嗯。”兰凯斯特淡淡地应了一声,手上动作不停,特意放轻了力道,不消片刻,闭着眼睛的希尔就渐渐地感觉到一阵睡意袭来,眼皮子仿佛难依难舍的情侣一样,死活不愿意分开,清浅的呼吸声几不可闻,感觉到放松下来的希尔整个人不自觉地向后靠在他的身上,兰凯斯特放缓了手上的动作,生怕惊扰了他一般,低下头细细地看着他的脸。

     因为天性的原因,信息素匹配度越高的o相处时一稍微不注意就会放松警惕,先天上的原因,o待在一起时都会不自觉地依赖对方,特别是在疲惫的时候,这时候的戒备心会降低成原先的零点零一倍,或许也可以说根本就不会有戒心,当然这也不是完全绝对,信息素匹配度高,若omega打从心里抗拒的话,也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希尔从来就没有抗拒过兰凯斯特,相反地,如果除开特尔的原因,希尔对兰凯斯特是非常满意的,因为这一点就足以说明他心里并不抗拒兰凯斯特,再加上兰凯斯特故意在他面前释放出自己的信息素,诱导他完全放下自己的警戒心。

     兰凯斯特一手托着他的后脑勺,微微弯下腰,专注地凝视着他的睡颜,这不是他第一次见到希尔的睡颜,那个火热的夜晚,他也曾这样看着希尔因为疲惫而陷入睡眠中的面容,少了面具般的微笑,唇角天生向上勾的唇形让他看上去仿佛正在自然地微笑,他看得几乎入了迷。

     下意识地伸手轻轻抚上希尔的脸颊,滑嫩的触感让他舍不得收回手,他低下头,食指轻轻点了点他的鼻尖,惹得希尔皱了皱鼻子,下意识地避开对方的骚扰,兰凯斯特专注地凝视着他,黑眸闪过一丝笑意。

     他将希尔拦腰抱起,稳稳地放到旁边供休息的沙发上,体贴地盖上毯子,随即缓步走出书房,楼下宾客已经走得差不多了,所以他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角落沙发上的特尔,以及特尔身边的艾伦,他记得这个人,在上次的宴会上,这个人很明确地表示过他对希尔的意图,兰凯斯特脚步一顿,随即朝他们走过去。

     正百无聊赖的特尔很快就看到了朝他走过来的兰凯斯特,瞬间精神一震,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快步迎了过来,“偶像大人,好久不见啊!”明明几个小时前还见过,虽然并没来得及说话。坐在他旁边的艾伦也跟着站起身,看了看兰凯斯特的身后,微微皱起眉头,问道:“希尔呢?”

     兰凯斯特道:“希尔太累了,正在睡觉。”

     此话一出,场面瞬间安静了下来,特尔瞪大了双眼,震惊地望着兰凯斯特,好半响才呐呐地出声问道:“你对我哥哥做了什么?他为什么会因为太累了而跑去睡觉?”竟然在除了自己的房间以外的地方睡觉,这种事情不管怎么看都不像是他印象中的哥哥做得出来的事情啊。

     艾伦的脸色有些不好,眼里有怒气,看着兰凯斯特就像看着仇人一样,可惜兰凯斯特压根儿不看他,只看着特尔,然后语气十分平淡地说道:“是我的错,我不够体贴。”他话中的意思是在说,他不够体贴希尔,因为工作上的事情占用了他太多时间,并没有给到他足够休息的时间,可是这样暧-昧-不-清的话语落在在场的另外两人耳里,却完全变了意思。

     艾伦的脸上更差了,看着兰凯斯特的眼神凶狠得简直就像是要吃了他一样,兰凯斯特还是不为所动,表情淡定得很,特尔眼睛瞪得老大的,根本不知道要做什么反应,但是随即转念一想,他刚才不是还在想着要怎么撮合他的偶像大人跟他的哥哥吗?现在这样不正是大好机会吗?

     这样一想之后,特尔瞬间就淡定下来了,“那我哥哥今晚是不打算回去了吗?”他不担心他的哥哥会吃亏,以希尔的能耐,若是他不愿意,十个兰凯斯特也无法对他做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希尔在他的印象里,从来都是跟强大挂钩的。

     兰凯斯特道:“等他醒了,看他自己的意愿。”可惜兰凯斯特的如意算盘落空了,他这话刚说完,身后就传来希尔的声音,“我自然是要回去的。”他睡得并不沉,稍微合了一下眼就醒了,醒来时书房里空无一人,他看了看时间,发现自己才睡了十分钟不到,便顺着来时的方向下楼来,刚好听到了兰凯斯特说的这句话。

     艾伦一见到他出现马上就迎了上去,忙不迭地问道:“希尔,你怎么样了?没什么事吧?”

     希尔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我能有什么事?”

     特尔接话道:“哥哥,你要是太累的话今晚就留在这里吧,可以明天再走。”

     “我为何要明天再走?”希尔横了特尔一眼,随即又睨了兰凯斯特一眼,眼神中颇有些恼羞成怒的意味,只要一想到自己竟然被他按了几下太阳穴就毫无戒备之心地睡着了,他就觉得很不可思议,这样的行为实在是不像是他做得出来。他对兰凯斯特的戒备心竟然低成这样子,完全出乎他自己的意料。

     兰凯斯特只装作看不懂他的眼神,语气平淡地说道:“我送你回去。”

     希尔看了他一眼,没有出声,转身就走,兰凯斯特默默地跟了上去,特尔惊讶了一下也赶紧跟了上去,而被留下来的艾伦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因为虽然他刚才在特尔的面前一直坚持着留下来等着送希尔回去,但是却从来没有成功过,希尔从来没有答应过被他送,而这一次,希尔竟然默认了让兰凯斯特送他回家的事情,这其中的差别待遇已经足够让他心塞了。

     他以前并不害怕被希尔拒绝,甚至有愈挫愈勇的样子,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希尔拒绝的人并不只是他一个人,他是所有人都拒绝,自己只不过是其中的一个而已,所以他始终都认为自己是有机会的,只要他足够坚持;可是现在,却半路杀出了一个人,一个能够让希尔不拒绝的人,艾伦再也无法淡定下来了。

     他的心里终于出现了一丝很清晰的恐慌,也许这一次之后,他很快就不得不对希尔完全死心了!可是,他真的很不甘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