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章 章 043
    议事长的话音刚落,议员们又是一阵大力的附和,各个群情激昂的,仿佛兰凯斯特真的已经犯下了什么不可饶恕的罪行,而他们则是代表着正义来向他讨伐的,人在面对着自己的利益受威胁时,总是难免会做出一些过激的行为,自古以来,利益的冲突总是会引发一系列的矛盾。

     兰凯斯特在心里冷笑一声,面上却是不动声色,淡淡地扫视了议事长一眼,淡声道:“从小被当成下一任国王来培养的人并不止我一个,还未到真正定下来的那一天,一切都存在着变数,谁也无法断言,议事长方才说的话,会给人造成误会的。”

     议事长一听,顿时从鼻子里冷哼了一声,扬起下巴一副居高临下的态度说道:“王子殿下或许还不知道,关于下一任国王人选的文件已经递交上来了,现在也不怕让你知道了骄傲,呼声最高的人选就是你,若是没有意外,下一任国王的人选就是你了。”他还特意加重了‘意外’两字的发音,仿佛是为了刻意强调什么。

     在议事长看来,谁也不会傻到放弃已经到嘴边的鸭子,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听得明白他刚才说的那话是什么意思,只要兰凯斯特愿意换一个伴侣的人选,下一个的国王毫无疑问就是他,天底下有谁会傻到放弃这样的好事吗?

     议事长想得这么理所当然,可惜兰凯斯特却不是一个愿意任由别人安排的人,他沉默了须臾,忽而转头看了国王一眼,始终关注着他的国王心下一动,父子俩的视线在空中相撞在一起,知子莫若父,即便只是那么一眼,国王几乎就已经明白了兰凯斯特那眼中的意思,在心里轻叹一声,果然,下一秒就看见兰凯斯特向后伸出手,随侍在后的随从立即快步上前,将一份薄薄的文件放到兰凯斯特的手里,随即又很快退回原位。

     兰凯斯特接过文件,淡淡说道:“这是我声明放弃王位继承资格的合约,我可以马上签字。”

     “你——”议事长脸色一变,瞪大的眼睛里满是难以置信,他不敢相信,有人竟然会为了区区一个omega而放弃唾手可得的王位,无论是从什么角度来看,兰凯斯特的这一举动无疑都是愚蠢至极的。

     “荒谬!”议事长终于忍不住怒骂出声,“王位的继承与否岂是你这样儿戏地决定的?不过就是一个伴侣,值得你做到如此份上吗?”

     兰凯斯特懒得再跟他多加口舌,将文件放到桌子上,冷冷淡淡说道:“议事长如果不放心,可以先行查阅一下,我随时都可以签字,我还有事,先行告辞。”说完,也不等众人反应,径自转身离开,徒留下一群被他气得目瞪口呆的议员。

     兰凯斯特这一举动已经将他的态度表明了,议事长被他气得不轻,连嘴边的胡子都止不住地哆嗦起来,第一次被人这样不给面子地顶撞,对于一直身居高位习惯了众人阿谀奉承的议事长来说,面子上实在是有些布过不来。

     强忍着心中奔腾的怒火,他冷下脸看向一直沉默的国王,冷声质问道:“国王陛下,您就打算任由王子殿下这样下去吗?您就不觉得该说点什么吗?”

     闻言,国王还是没什么表情的样子,顿了一下,才云淡风轻地说道:“既然兰凯斯特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接下来要看的,就是国会的态度了。”轻飘飘的一句话,直接地将话语权抛回给议事长身上,也间接地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这件事情我不管,你爱咋样咋样!

     可想而知听到这话的议事长脸色会有多难看,他想不到,有朝一日皇室的人竟然敢公然跟他叫嚣,明明这个王位坐得够不够稳固,跟他们国会的支持有着很大的关系,若是皇室的人做出了哪怕一点侵-犯到国会利益的事情,只要国会三分之二的议员举手表决,就可以轻易将王位上的人拉下来,要知道,今天坐在这里的议员人数,虽然还不到所有国会人员的三分之二,但是基本上在国会上能够说得上话的议员都已经出现在这里了。

     真是,太嚣张了,难道真的是最近过得太舒服以至于有点得意忘形了吗?

     越想心中的气越不顺,议事长的脸色实在是难看得吓人,旁边的人都很有眼色地保持了沉默,虽然凭借议事长一个人的权力,还不至于想罢免谁就罢免谁的地步,但是如果真的得罪了议事长,日后绝对是没有好果子吃的。

     阴沉着脸沉默了半响,议事长才冷声对国王说道:“三天时间,若是兰凯斯特王子还是不愿意改变主意,那么下一任的国王人选直接换成曼斯顿王子。”曼斯顿是国王最大的王子,也是除了兰凯斯特之外呼声最高的下一任国王人选,话说到这个份上,国会也相当于是直接将自己的立场给表明了。

     说完这话之后,议事长就怒气冲冲地走了,剩下那群议员也纷纷跟国王点头告别,匆匆跟上议事长的脚步,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一群人呼啦啦地走得一干二净,偌大的议事厅里就只剩下国王一个人了。

     长长地叹息了一声,国王的脸上终于显出了些许的无奈之色,他心中最中意的下一任国王人选其实一直都是兰凯斯特,他这么多个儿子里面,就兰凯斯特跟他最像,无论是脾性还是长相,都跟他年轻的事情很相似,只是他们有一点不一样,他年轻的时候,喜欢上的那个人刚好就是国会给他挑选的伴侣人选,所以从这一点上来说,他比兰凯斯特幸运得多。

     在知道兰凯斯特跟莱斯特希尔的事情之后,他也曾经问过自己,如果当初他喜欢上的人并不是国会给他挑选的人选,而是国会同样很反对的人选,那他是会为了这个王位而放弃自己喜欢的人,还是为了自己喜欢的人而放弃这个唾手可得的王位?

     他想了许久,心中还是没有答案,从这一点来看,他跟兰凯斯特还是有点不一样的,至少他没有兰凯斯特那样的果断,从今天他的反应来看,就不难知道兰凯斯特心中有多坚决果断。

     只是作为水星的最高领导人,国王还是觉得有些可惜,无论是从主观上还是客观上来说,兰凯斯特无疑是最适合坐上这个位置的人,如果可以,他真的不想看到兰凯斯特放弃,若是兰凯斯特真的放弃了,那绝对会是水星人民的损失。

     想到这里,国王从主位上站起身,脸色显得有些凝重,沉吟了半响,他忽然略微扬高了声音唤道:“来人。”

     希尔度过了很愉快的两天,差点就将公司的事情都抛之脑后了,不过也就是差点而已,他是个很有责任心的人,完全抛开工作跟兰凯斯特出去疯玩了两天已经打破了他一贯以来的原则了,现在回归到工作上自然是要更加用心地将之前落下的工作给赶出来。

     他做事情向来很专心,虽然是谈恋爱了,但是该工作的事情他还是十分专注的,等到他结束了这两天堆积起来的工作后,一抬头就发现天色已经快要暗下来了,他看了看时间,差十几分钟就到七点钟了,今天兰凯斯特说他有点事情要处理,所以就不跟他一起吃晚饭了,希尔也没放在心上,之前为了专心工作,他直接将通讯器调成了静音模式,这会儿打开通讯器,才看到了兰凯斯特发来的好几条消息,两个未接通话请求,以及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通话请求。

     他愣了愣,因为那个陌生号码的前缀实在是太过熟悉了,是从皇宫里打过来的,希尔思索了半响,这个号码肯定不是兰凯斯特打过来的,兰凯斯特从来都只会用他自己的私人号打过来。所以肯定不是兰凯斯特打来的。

     既然不是兰凯斯特,又是从皇宫打来的,那么是因为什么事情,希尔大概已经能够猜想得到了,径自沉吟了半响,他先给兰凯斯特简单地回复了一下信息,随即就按下那个陌生的号码回拨回去,另一端的人似乎一直在旁边等候着,希尔才刚打通,另一端的人就马上接了起来。

     模糊的影像在空中闪烁了片刻,下一刻已经变得清晰起来,希尔认得那人,一直都寸步不离地跟在他们国王陛下身后的侍卫长,希尔扬了扬眉,心中有一种果然被他猜中了感觉,一点儿都不意外。

     侍卫长朝他点了点头,恭恭敬敬地说道:“希尔少爷,国王陛下想邀请您一起用餐。”

     从自己的飞行器下来,希尔抬头望着面前的私房菜馆,心中倒是有些意外,他以为国王陛下约他见面会直接约在皇宫的,没想到他会把见面的地方定在这个一个安静的饭馆里。

     一直在门口等候着侍卫长见到希尔从飞行器下来便快步上前,微微弯腰行了个礼恭敬道:“希尔少爷里边请,国王陛下已经在里面等候多时了。”

     希尔不可置否,点了点头应了一声便抬脚往里面走,侍卫长将他带到了一个紧闭着门的包厢门前便停了下来,低声跟他说了一句:“希尔少爷请稍等。”便敲门进去了。

     国王这次出宫很是低调,身边只带了十来个便衣保镖,全都站在包厢的门口,不难想象,只要里面一传出什么声线,这些便衣保镖肯定就会马上破门而入的,希尔一边无聊地想着这些一边站在一旁等着侍卫长出来。

     很快侍卫长就出来了,站在打开了的房门对希尔说道:“希尔少爷里边请。”

     希尔点点头,抬脚进去了,这个包厢很大,希尔进去的时候并没有看到有什么人,等到在穿过了又一个门之后才听到了从里面传来的些微水声,希尔脚步顿了顿,然后才继续往里面走,在又穿过了一个门之后,终于看到了端坐在茶桌后的国王。

     因为是低调出宫的,国王身上没有再穿着王袍,而是穿着便服,头发也不似平常那样一丝不苟地梳了起来,一身浅色的休闲服,整个人都显得年轻了许多,这大概是希尔第一次见到国王穿得这样生活化的样子了,平常时候的国王看起来总是庄严肃穆得很,这会儿突然见到这样的国王,他不由得愣了一愣,须臾才反应过来,几步上前向国王行礼。

     国王无声地笑了笑,温和道:“我今天约你出来是以长辈的身份,你便不必多礼,坐吧。”说着将一个刚用茶水烫过的茶杯放到了他的对面。

     闻言希尔扬了扬眉,也不扭捏,便大大方方地坐到国王的对面,国王熟练地端起茶海,往他的茶杯里注入茶汤,橙黄色的茶汤流畅地注入乳白色的茶杯中,希尔右手食指与中指并在一起,轻敲了两下茶杯前的桌面。

     希尔表示,作为一个懂礼貌的晚辈,在长辈为自己倒茶时自然要以示尊敬地行叩首礼的。

     见状,国王微微笑了一下,说道:“品一下看看。”说完自己率先举杯浅尝一口,希尔也跟着端起茶杯,喝了一小口,感受着醇厚的茶汤在口中瞬间散发开的香气及丰富口感,能够让国王亲手泡的茶,果然是好茶。

     希尔放下空了的茶杯,评价道:“好茶。”

     国王但笑不语,又给他斟了一杯茶,笑望着希尔将它喝完,等到希尔再次将茶杯放下来时,他终于停下了泡茶的动作,开门见山问道:“你知道我今天找你过来是因为什么事情吗?”

     希尔点了点头,“大概能够猜到是因为什么事情。”这一天他早有预料,所以并不是很惊讶,从他决定要跟兰凯斯特在一起之后,他就一直在等着这一天的到来,事实证明,之前的那些并不是他多想,他跟兰凯斯特的路,并不是特别好走。

     国王沉吟了一下,语气还是很温和,说道:“你知道昨天国会已经找上了兰凯斯特了吗?”

     希尔沉默,这件事情兰凯斯特并没有告诉他,如果是昨天的话,那就正好是他们从温泉山庄回去的时候,也就是说,兰凯斯特在回到皇宫之后,就遇上了国会那些议员了。

     国王道:“兰凯斯特没有告诉你也正常,他不想你知道了这些事情之后为难,或者是有所动摇。”

     “既然兰凯斯特并不愿意让我知道,那国王陛下又为何要让我知道?”希尔忍不住发问,在这件事情上,他一直不知道国王陛下的态度,所以他便理所应当地认为国王陛下也是一样持反对态度的,“国王陛下也是不赞成我跟兰凯斯特在一起的吧?所以才过来找我的吧?”

     闻言国王有些惊讶的样子,看着希尔问道:“像你这样优秀的儿媳妇,我为何要不赞成呢?”

     这下子轮到希尔愣住了,他有点摸不清国王陛下这次来找他的用意了,在接到侍卫长的电话时,他已经理所应当地认为国王陛下是过来棒打鸳鸯的了,他甚至想到了国王陛下肯定是因为从兰凯斯特那边没有得到效果所以才转而朝自己这边下手的,所以现在听到过国王陛下这样说,他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