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章 028
    兰凯斯特跟希尔一起坐着希尔的飞行器送他回去的,而兰凯斯特的飞行器被设置了自动模式跟在他们后面,一路上希尔都在尽量避免跟兰凯斯特聊到敏感的话题,而兰凯斯特也深知不能逼得太紧,顺着他的意思聊一些有的没得,毕竟都是有共同话题的人,抛开那些敏感的话题,两人一路上倒是相谈甚欢,一直到目的地,还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再见。”下了飞行器,希尔很干脆地就道了再见,也没有等兰凯斯特回答,转身就想走人,只是刚转过身,手腕却忽然被抓住了,他讶异地回头看他,眼神里明明白白写着不解,兰凯斯特手上一个用力,跟着上前一步,被他拽地往后倒的希尔刚好就撞上他的怀里,希尔抬头,精致的面容难掩讶异,兰凯斯特却没有给他疑惑的机会,低头准确地攫住他的唇,发泄般地轻咬了一下,才抬起头,低声道:“晚安吻。”

     希尔:“……”

     兰凯斯特随即又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唇,意思非常明显:轮到你了。

     希尔几乎就一头黑线了,他仰头望着仍旧抱着他的兰凯斯特,脸上似笑非笑,“我不觉得我们之间有相互赠送晚安吻的必要。”不过就是各取所需的关系,何必整这么多矫情的事情?黏黏糊糊的,一点儿都不干脆。

     “还有,我觉得以我们之间的关系,除了必要的时候之外,其他时间就没必要有任何亲密的接触吧?”他口中的那个必要的时时候,一听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兰凯斯特自然也不会不知道,但他却不想知道,听到希尔这么说,只语气平平地说道:“有必要。”其他的,便再不愿开口了。

     希尔总算是见识到兰凯斯特的难缠了,他有些无语地看着仍然一脸平静地看着自己的alpha,对方那副样子,摆明了就是他不亲他一下就决不罢休的感觉,希尔觉得这样有点不妥,好像自从跟兰凯斯特定下了这样的协议之后,自己就总是被他牵着鼻子走一样,这种突如其来的认知让他觉得有点不爽,向来都是别人听他的,凭什么在这里他反而要事事顺着对方?

     要是事事都如他所愿,那么游戏就失了悬念了!他要他亲,那他就偏不亲!

     打定主意之后,他微微一挣扎就从兰凯斯特的怀里挣脱出来,往后退了两步,仰头略带挑衅地看着他,说道:“王子殿下请回吧,时候不早了。”说完,转身欲走,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脚步忽然一顿,又转过身来看着兰凯斯特,微微笑道:“王子殿下,我不喜欢脱离掌控的事态发展,如果事情超出我的掌控范围,也许我会考虑跟你重新换个相处模式。”合心意的对象也许很难遇到,但也未必就再也遇不到,希尔想,他并不是非他不可。

     话音落下,也不管兰凯斯特是什么反应,他直接转身走人,也因此,他错过了那一瞬间从兰凯斯特眼里一闪而过的情绪,淡淡的错愕,然后随之而来,却是无法质疑的势在必得。

     或许希尔还不清楚,对于兰凯斯特来说,早已经认定他们将会是彼此相伴一生的伴侣了,而希尔的这番话,除了让兰凯斯特更加地确定之外,并无其他作用,而希尔说这番话的本意是想警告一下兰凯斯特,让他安分守己的,却没料到最终却是起了反效果,兰凯斯特采取的攻势更加猛烈了。

     要是希尔当初知道会有这样的效果,也许……也许他还是会这样做。

     希尔回来的已经有点晚了,本打算直接回房间去的,却不料在大厅里看到一副正等着他回来的特尔,看到他出现,特尔从沙发上蹦了起来,几步奔到他面前,瞪着眼睛,气势汹汹地问他:“哥哥这么晚回来,是去哪里了?”对于希尔今天下班甩开他自己离开的事情特尔有很大的怨念,发了很多消息过去都是石沉大海,越等越没耐性的特尔不得不怀疑希尔是出去约会了。

     作为兰凯斯特的忠实迷弟,特尔肯定是站在兰凯斯特这一边的,特别是在他明明能够感觉到希尔对兰凯斯特并不是完全没有感觉的情况下,更不可能放任希尔去跟别的alpha约会,他就担心他哥哥一个头脑不清醒做了错误的决定,所以他自认为自己很有必要时刻待在希尔的身边看着他,以防止他将来后悔。

     希尔睨了他一眼,对他这副急冲冲的样子有点无奈,坐到沙发上,挑眉问道:“你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关心我的事情了?”以前的特尔可是跟脱了缰的野马一样,哪里会像现在这样一找到机会就黏在他身边,一副恨不得时时刻刻当他跟屁虫的样子。

     一般来说希尔对特尔都是非常有耐心的,不管特尔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在他看来都不会有错的,只是今天晚上跟兰凯斯特的见面让他心情有点复杂,有一种事情仿佛正在脱离他掌控的烦闷感,所以他的耐性相对以往也变得没那么好了,于是在跟特尔说话的时候就不由得带上了一丝丝的不耐烦。

     特尔自然是马上就感觉到了,他眨了眨眼,有点错愕的样子,索性就坐到希尔的身边抱着他的手臂,趴在沙发扶手上,眼巴巴地看着他,“哥哥,你心情不好吗?”

     希尔也察觉到自己的态度有点迁怒的意思了,顿了顿,压下心里的那丝烦躁,揉了揉特尔的头发,轻叹一声,问道:“没什么,不用担心。”的确是没什么,不过是以为事情有点脱离他的掌控让他感到不习惯,或者应该说,他不习惯这种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平时跟兰凯斯特的交手很明显都是势均力敌,甚至有时候可以说是他占了上风,但是最近这几次,他却可以明显地感觉到自己好像开始渐渐有点落了下风,他不得不承认,兰凯斯特是个很难缠的对手,稍微一不注意,马上就会被他给赶超了。

     “真的吗?”特尔明显不相信,还是趴在沙发扶手上眼巴巴地看着他,眼里都是毫不掩饰的关心,“跟哥哥比起来我可能一点儿都不厉害,但是如果有可能,我也想保护哥哥。”

     他努力想撮合他哥哥跟他的偶像大人,除了因为可以以此接近他的偶像大人之外,更重要的还是因为他想找个人来保护他的哥哥,让他的哥哥可以不用那么辛苦,至少还有个人可以让他依靠,而目前的自己,还没有这个能力,都是他哥哥在保护他,而在他看来,他的偶像大人绝对有这个能力可以保护希尔,他那么强大的哥哥,就需要一个更加强大的人来给他依靠。

     听到特尔的话,希尔的心里很是欣慰,他伸手揉了揉特尔的脑袋,特尔微微眯起眼,享受他哥哥的亲昵,模样看上去就像一只乖巧的大型犬,他们兄弟俩从小就一直相依为命,他们父母总是有各种各样的事情要忙活,以前是忙着工作,后面是忙着旅游,虽然他们的家庭不像其他的家庭一样充斥着背叛出轨之类的,但是他们兄弟俩所能享受到的父母爱却是很少,不过这个大概也是希尔跟特尔的感情会这么深厚的主要原因。

     “如果想要保护哥哥,那就快点强大起来吧。”希尔一边揉着他的脑袋,一边笑着说道。

     特尔享受地眯着眼睛,听到这话就睁开了眼睛,一脸认真地看着希尔,严肃道:“我会努力强大起来的,但是在我强大起来之前,我还是希望哥哥可以有人保护。”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表情有些闷闷的,好一会儿才继续说道:“作为omega原本就应该能够得到大家的宠爱,若不是我不够强大,哥哥又何须这样辛苦?”他看见其他的omega都能够理所应当地享受着大家对他们的疼惜,任何事情都人帮着出头,而他的哥哥,明明也一样是omega,却一直都是充当着保护者的角色,他心疼。

     闻言希尔失笑,“特尔这样心疼我,真让我欣慰。”说着捏了捏特尔的脸颊,惹得特尔不满地皱了皱眉,嘟囔道:“哥哥不要老是把我当小孩子。”说着抓住希尔的手腕,很不好意思的样子,“哥哥也尝试一下被人保护的感觉吧。”

     希尔顿了一下,嘴角无声地往上勾了勾,“若是自己就能保护自己,又何须让别人保护呢?”他信奉强者,对自己自然也是有要求的,他知道很多的omega都会依赖别人,自己也的确很不像一个omega,可是又有谁规定omega就一定要是那个样子的呢?他是omega,但这并不妨碍他想要变强的心,也并不妨碍他想保护自己家人的想法,这两者又有何冲突呢?

     “特尔,用自己的能力达成自己想要的目标,我一直都很享受这个过程,并不觉得委屈。”他知道特尔是在心疼,这让他很窝心,不过该声明的事情还是得声明一下,“我要找的伴侣,不一定要比我强,但至少要能够被我承认,是能够跟我并肩的,我不要求对方能够保护我,能够跟我势均力敌就已经足够。”

     闻言特尔忙不迭地说道:“那偶像大人就很满足这一点啊。”这么久以来,除了他哥哥之外他唯一信服的人就是兰凯斯特王子,如若是他,那绝对能够跟他哥哥并驾齐驱。

     希尔:“……”突然有一种被他弟弟给算计了的感觉,特尔说了那么多,不会就是为了引出这么一句话吧?希尔无奈的同时,又有些好笑,“你真这么希望让我们俩在一起?”希尔就纳闷了,兰凯斯特究竟是给他灌了什么迷汤,竟然让他这么崇拜?

     “我知道哥哥喜欢强者,偶像大人是我见过的除了哥哥之外最强的。”在夸兰凯斯特的同时顺便也将希尔夸了一下,特尔心里的小算盘也打得贼精的,如果他单单只是夸了兰凯斯特,肯定会让他哥哥不满从而迁怒到他偶像大人身上的,在夸他偶像大人的同时不忘将他哥哥也夸了一番,绝对是正确的做法。

     希尔沉默地看着特尔,心里默默地在想,如果特尔知道他跟兰凯斯特私底下的关系的话,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反应?还会这样继续极力撮合他们两个吗?

     见希尔没有回答,特尔又想起刚才没得到答案的问题,抱着希尔的手臂追问道:“你还没告诉我,今天晚上去了哪里?为什么我发了那么多信息给你都没回?我在家里苦苦等了你一个晚上。”特尔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原本是在装可怜博同情,但是越说却越觉得委屈,他是真的呆在家里等了他一个晚上,而且他哥哥也从来没有不回他信息的,究竟今天晚上是哪个混蛋跟他哥哥一起,竟然可以让他哥哥连信息都不回他,太可恶了,除了他的偶像大人之外,其他人他都不能接受!

     希尔还是没有回答他,沉默了片刻之后,反而问道:“如果到了最后我的伴侣并不是兰凯斯特,你所中意的那个人,而且其他什么人,你是不是就不会接受了?”

     闻言特尔瞬间瞪大了双眼,“难道说哥哥真的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他一副难以置信又无法接受的样子,瞪着希尔看了好一会儿,好久才扁了扁嘴,有些委屈地说道:“如果哥哥真的喜欢,那我自然是不会不接受的。”不管怎样,他哥哥高兴才是最重要的,虽然不是跟他的偶像大人在一起这一点让他觉得很遗憾,但他也不会那么不懂事,因为这样就不同意他哥哥跟其他人在一起。

     “只要哥哥喜欢,我还是会祝福哥哥的。”他大大地吐了口气,一副很无奈接受的样子,“但是哥哥喜欢的人一定要经过我的考验才行,只有我把关过觉得能够将哥哥托付出去的,哥哥才能嫁过去。”这是他唯一的坚持,绝对不可能让步的,无论是谁,想要跟他哥哥在一起,都必须先过他这一关才行!

     看着特尔一副很不想接受却又不得不接受的样子,希尔不由自主地微笑了起来,摸了摸他的脑袋,他的声音柔和下去,仿佛承诺一般笑眯眯地说道:“只有特尔同意了,我才会同意。”

     虽然得到了希尔的承诺,特尔还是无法高兴起来,不能成功撮合他的偶像大人跟他的哥哥,这对他来说是一件很遗憾的事情,他在心里为自己的偶像大人深深地叹了口气,默默道:偶像大人,我已经尽力了。

     特尔一副沮丧无比的样子莫名取悦了希尔,他伸出双手捧住特尔的脸,笑眯眯道:“我刚才去给你的偶像大人送东西了。”

     特尔:“……”所以他在这里纠结了一个晚上,其实都是自己在加戏?他果然就不该对他的恶魔哥哥抱有一丝丝的期待!能有恶整他的机会,他的恶魔哥哥又怎么可能会放过!

     上过那么多次当,他为什么还不能学聪明点?他果然是个大笨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