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章 章 034
    不其然间狠狠地撞上对方的怀里,希尔错愕了一下,下意识想要抬头,后脑勺却被兰凯斯特用力按了下去,紧紧地贴上对方的胸口,耳边能够清晰地听见从对方心口上传来的心跳声,一下一下的,有力地撞击着他的耳膜,不知道缘由的,他的心情一下子变得很愉快起来,被施了一种说不清的魔法一样,他忽然主动伸出手搂住兰凯斯特的腰,仿佛也被他传染了喜悦一般,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扬。

     两人之间难得的有了这样温情脉脉的时刻,可惜没能维持多久,就被希尔突然响起的通讯器声音给打断了,兰凯斯特有些可惜地看着希尔从自己怀里挣脱出来,点开通讯器,因为保密原因,除了本人之外外人是无法看到通讯器发来的信息的,所以兰凯斯特只能默默地看着希尔跟不知名的人说话,全程下来希尔说得很少,兰凯斯特只能从希尔的表情来推测他的心情变化。

     不过希尔并没有跟对方聊太久,很快就切断了通讯,刚才的表情还有些严肃,当他转头看向兰凯斯特时,表情一下子就放松下来了,他微微笑了下,遗憾地说道:“虽然很想再陪你一下,但我不得不先离开了,有点事情需要处理一下。”

     是福尔莱斯特的事情,家宴结束之后他就派了一个跟福尔莱斯特的父亲关系较好的长辈去将福尔莱斯特的所作所为有选择地告知福尔莱斯特的父亲,一些太过阴暗的事情他已经选择性地筛选掉了,就是怕福尔莱斯特的父亲听了会承受不住这个刺激,但是没想到,即便是这样,福尔莱斯特的父亲在听完自己儿子的所作所为之后,还是被气到当场心脏病发,现在已经被送进了莱斯特的私人医院,于情于理,希尔都应该过去探望一下。

     闻言兰凯斯特也没多问,低下头轻轻地吻了他一下,低声道:“明天中午一起吃饭,我去接你。”

     希尔笑了笑,“好。”

     这是他们真正确认关系的第一天,兰凯斯特有点遗憾无法相处更长的时间,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得没关系了,反正他们以后的时间还长得很,也不在乎这一点时间。

     兰凯斯特原本打算送他过去,不过被希尔拒绝了,莱斯特的私人医院离这里不远,希尔打算直接过去,这个时候天色虽然已经挺晚了,但周围的人还是不少,让堂堂一个王子送他过去,有点太招摇了,况且,他现在还没打算让太多的人知道他们的事情,时机还未真正成熟。

     半个小时之后,希尔见到了已经抢救结束正躺在病床上的福尔父亲,周围还或站或坐地围着几个人,老人家一张灰白的脸色写满了愤怒与羞愧,旁边站着正低着头的福尔莱斯特,有些长的发丝垂下来,遮住了他的眼睛,神色有些晦暗不明。

     看到希尔的到来,所有人的视线都放到了希尔身上,福尔父亲脸上的羞愧更浓了,青白的嘴唇哆嗦了几下,明显是想要说什么,张张合合了几下,却仍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脸上羞愧的神色愈加明显了,憋了许久,终于憋出了一句:“我教子无方,给家族蒙羞了!”

     在这个事情之前,他的脸上还写满了上流社会的人所特有的养尊处优,一张脸因为保养得宜看上去十分年轻,但是在出了这个事情之后,他一下子就仿佛老了十岁一般,整个人的气质瞬间萎靡下去了,而他口中的那个不孝子,此刻正低着头抿着唇一言不发地站在病床边,听到老人家这带着浓浓愧疚的话语时,终于微微动了一下,抬起头朝希尔的方向看了一眼,一双眸子晦暗不明,满是阴郁。

     很明显,福尔莱斯特丝毫不认为自己有错,而且还将他父亲进医院的事情完全怪到希尔身上了,认为是他太过不近人情,丝毫不讲情谊才导致了这样的情况出现,希尔在心里哼笑了一声,懒得去理会这人,几步走到病床边,向旁边的医生询问了一下老人家的身体状况,确认老人家的身体现在已经无碍了,才看向病床上的老人家,淡淡说道:“伯父言重了,现在最要紧的是先将身体养好了,其他的以后再说吧。”

     “不。”老人家却很倔强,明明身体已经虚弱得很,却还是硬撑着想要坐起来,而且态度十分坚决,“福尔犯下这样的错事,家族是绝对不可以轻易放过他的,虽然福尔是我的儿子,但我也不会因此而徇私,该怎么惩罚就怎么惩罚,我绝无二话,既然身为莱斯特家族的人,他就该有莱斯特家族的人所该有的担当!”

     老人家的身体都已经这样了,希尔原本是不打算这个时候处理这件事情的,但是看对方的意思,似乎是一定要在今天晚上就把事情给解决了,但希尔也不会天真到以为对方真的就大公无私了,老人家说的最后那句话里,分明就是在暗示,无论福尔莱斯特犯下什么样的过错,他始终都是莱斯特家族的人,想要怎么惩罚都可以,但绝对不可以剥除福尔莱斯特的姓氏。

     沉默了一下,他淡淡地说道:“您说得对,福尔莱斯特身为莱斯特家族的人,就该有莱斯特家族的人所该有的担当,他犯下的这些过错,已经足以让他彻底从公司脱离出来,从此以后莱斯特工业的任何产业,都绝对不会再聘用他,同时也不再享有公司的一切盈利分红。”

     希尔最终还是改口了,他之前已经派查尔斯去跟老人家说过对福尔莱斯特的惩罚是逐出莱斯特家族,同时不再享有莱斯特家族的一切特权,但是经过这么一下,他若是再坚持下去,也显得太不近人情了,老人家都因为这件事情心脏病复发了,他若还不愿意稍微做一下让步,接下来的舆论绝对会往很不好的方向发展。

     但是保留福尔莱斯特的身份已经是他所能做的最大的让步,不可能再有更大的让步了,老人家大概也知道这一点,听到他这样的处理之后,脸色虽然依旧灰白,但眼里却闪过一丝欣慰,至少已经保留了莱斯特族人的身份,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他嘴上说的强硬,但毕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哪里舍得看着他就这样被放弃掉?就算心里再痛恨儿子的不懂事,却仍是不得不想尽办法为他求情,甚至连苦肉计都用上了。

     他也知道他做的这些小动作,希尔心里肯定都是门儿清的,却仍是愿意卖他这个面子,于是心里的愧疚感也更深了几分,可惜他是这样想的,福尔莱斯特却并不是这样的想法,在听到对自己的处理时,他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就算仍保留他莱斯特族人的身份又如何?除了一个身份之外,他仍旧是什么都失去了,就是因为希尔的一句话,他一下子就一无所有了,可是凭什么?莱斯特家族这么多有才能的人,凭什么要让一个omega来管理?

     心中的愤懑越来越大,福尔莱斯特抬头飞快地看了希尔一眼,眼神充满了怨恨,又很快收回了目光,等着吧,他会让所有人都知道,希尔莱斯特不过也是一个草包,根本无法担任起管理整个莱斯特工业的重任!

     福尔莱斯特的心里是怎么想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情仿佛就这样揭过去了,除了将福尔莱斯特在公司里的职位给撤掉了之外,一切仿佛都没有发生变化,除了几个当事人之外,其他人甚至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以为福尔莱斯特真的如同公告里说的那样,因为身体原因才辞去了职务的。

     而福尔莱斯特在公告发出去的当天就被他的父亲送出去了,名义上是说让他出去学习点东西,但实际上大概也是为了避一避风头,先让希尔淡忘掉这件事情能够,或许以后还可以再继续争取一下,让福尔莱斯特重新回到公司去。

     但无论怎样都好,福尔莱斯特现在肯定是不适合再继续留在这里的。而福尔莱斯特离开之后,福尔莱斯特的父亲也马上跟着出院了,身体恢复之迅速,实在是让人惊讶。

     希尔收到消息的时候正在跟兰凯斯特吃饭,看到查尔斯发来的信息,忍不住嗤笑了一声,随手关了通讯器,端起酒杯,浅浅地抿了一口,醇香的酒香瞬间溢满了整个口腔,他享受般地微微眯起了眼,伸出渗舌头舔了舔唇,动作仿佛一只慵懒高贵的猫。

     兰凯斯特微笑地凝望着他,也跟着端起酒杯抿了一口,轻笑一声道:“你果然喜欢这款红酒,看来特尔的情报没有给错。”

     希尔看了他一眼,叹息道:“你究竟对特尔使了什么魔法,他竟然对你这么死心塌地。”他又忍不住要吃味了,自己这么疼爱的弟弟,竟然对一个外人这么好!真是怎么想都觉得很不痛快。

     兰凯斯特勾唇一笑,道:“这大概就叫做人格魅力吧。”

     希尔忍住想要翻白眼的冲动,嗤笑道:“想不到堂堂王子殿下,也是这么自恋的。”

     兰凯斯特微微挑眉,佯装讶然道:“这难道不是叫深刻认识自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