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收服络腮胡子
    林霖并没有见到守城的将军,不是别人不见他,而是他半路又掉头回来了。因为他突然想到,万一儿子不是失踪,而是去了烟花柳巷,那自己的名声势必也会受到牵连。他辛辛苦苦奋斗多年,好不容易走了现在的地位,绝对不允许任何人给他脸上抹黑,哪怕是自己的骨肉也不行。

     还是最重要的一点,他不希望有人说他教子无方。再说了,林若尘毕竟是一个男孩子,即使在外受点苦,又有什么大不了的?他一个男孩子最多被揍,又不会有别的什么损失。

     林霖想明白以后,干脆直接回九姨娘房间休息,对林若尘的事情不管不问了。

     这边林若尘估计夏初言应该走远了以后,才将解药放在了林青的鼻子边上,等林青快要醒来的时候,林若尘又接着倒在地上装睡。

     而林青醒来以后,看到一旁沉睡的少爷,立刻走近推了推他的身子,发现他没有苏醒的迹象,林青开始考虑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做?是将少爷放在这里自己单独回去喊救兵,还是现在直接背着少爷逃跑。

     林青没有思考很久,就选择了第二条路。因为他认为林若尘不是一个小孩子了,如果背着这么重的一个人跑,跑不快是小事,就怕跑不掉再被捉回来。到那时自己肯定会受些皮肉之苦。

     林青开门出去以后,林若尘嘴角微微上扬,似乎在讥笑林青的天真。他以为他能跑远吗?真是幼稚!

     林青看到站在面前的络腮胡子时,吓得腿都要哆嗦了,为什么络腮胡子偏偏在这个时候回来了?

     络腮胡子一直等不到送赎金的人,就返回来查看一下人质,却发现自己的弟兄全部倒在地上,夏初言和车夫不见踪影。换做谁看到这个场面都会以为是林青放走了那两个人,只是他还没有来得及跑掉。

     络腮胡子认为那两个人质可能还没有走远,只要杀了面前的这人,然后赶快去追也许还来得及。

     当他拔出剑对准林青的时候,后者吓得双腿直哆嗦,胆怯的样子让络腮胡子皱起眉头。这么胆小还想英雄救美?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把人救走的,一定是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暗器?

     想到这里,络腮胡子更加迫切的想要杀了林青,因为他讨厌使用暗器的人。

     络腮胡子一个飞身,直接将林青一脚踢在了旁边的石头上,剧烈的撞击让林青当场昏迷了过去。

     络腮胡子摇摇头表示可惜,可惜他太没有挑战性。想要转身去追人质的时候,却猛然想起了昏迷中的弟兄。他急切的扑过来查看伤势,才发现他们都只是昏迷不醒,并没有任何伤口。

     络腮胡子松了一口气,然后才看向装睡的林若尘。

     “起来吧!别装了!”

     林若尘睁开眼睛看了一眼络腮胡子,丝毫没有因为被揭穿而羞愧,不仅从容的站起来,还整理了一下自己凌乱的衣服。

     “人是你放走的吧?”虽然是问话,可是络腮胡子用的确是肯定的语气。

     林若尘毫不隐瞒的点点头:“是我放的!”

     络腮胡子狠毒的说道:“既然如此,你今日就别想离开这里了。不,我应该说你永远都不用离开了,因为你今日会死在这里。”

     林若尘听完哈哈大笑,前世自己死的时候可是身手敏捷的高手,不仅一般人不是他的对手,就连皇上身边的亲卫也不能轻易胜过自己。

     今生虽然还没有恢复到前世的能力,但是身手也不是别人随便能超越的!

     “我们来商量一下怎么样?”

     络腮胡子看林若尘不仅没有害怕,反而提出了一个要求,心里就开始犯嘀咕,不知道他是真的有本事,还是在拖延时间。

     “这么长时间过去了,那两个人早就跑远了,你应该想想怎么才能胜过我,而不是想些已经不可能的事!”

     林若尘说话的语气与其说淡然,不如说嚣张更恰当。对方明明拿着剑,却把对方说的好像手无缚鸡之力一样,结果可想而知,络腮胡子恼怒的一剑劈下来,大有将林若尘分尸的架势。

     可是络腮胡子失算了,林若尘只是轻轻的侧了一下身子,看似很随意的就躲了过去。络腮胡子出剑迅速,半路根本来不及换招,只能等剑快要止住的时候再改变方向。可是他的剑落下来的时候,林若尘的短刀也架在了他脖子上。

     林若尘嘴角轻轻上扬,这是他醒来以后的第一次战斗,结果让他跟满意。

     “你身手和我差远了,别说你,就是你和你的弟兄一起上,今日也绝对赢不了我。”

     络腮胡子无奈叹了一口气:“我输了,你走吧!”

     林若尘将短刀收起来,来到络腮胡子的面前郑重其事的说道:“我给你指一条路,你愿不愿顺着我指的方向走?”

     络腮胡子看着林若尘的眼睛,那是一双虽然年轻却深沉的眼睛,不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不会有那么一双让人看不穿的眼睛。如果说眼睛是一个漩涡,络腮胡子现在就陷进了漩涡里不能自拔。他之前听别人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可是他觉得林若尘的眼睛里更像是一个漆黑的房子,一直到林若尘将他从房子里赶出来,络腮胡子才看到了光明。

     反应过来的络腮胡子看着闭着眼睛沉思的林若尘,直接跪下来给林若尘深深的鞠了一躬。

     林若尘嘴角笑意更深,他只所以选络腮胡子做自己的人,是因为看到了他刚才查看弟兄伤势时所流露出来的担心,这种担心发自肺腑,不是做给谁看的一场秀。林若尘相信,重情重义的人都是值得尊敬的人,至于以后他们能发展到什么地步,这要看他们以后的命运了。

     “我还没有说让你做什么,你就这么急着跪我,也不怕我再次捉弄你?”

     “我相信你是做大事的人,只要跟着你,我以后绝对不会只是一个小盗贼,起码你会让我的弟兄不再饿肚子。”

     “哦!”林若尘点点头,沉思了一下才说:“你想做大盗,在这行扬名立万吗?”

     络腮胡子闭紧嘴巴,如果不能在语言上打败对方,那就——沉默。

     林若尘更加喜欢络腮胡子了,他讨厌话太多的人,作为一个手下,话太多可不是什么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