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该如何救人
    当看到心上人被人围起来的时候,林若尘心里似乎烧起了一把火,恨不得立刻将面前的几个盗贼千刀万剐。可是他不能,因为这是他今生第一次见到夏初言。没有谁会为了英雄救美,用一己之力去对付好几个身强力壮的成年男人。更何况,林若尘现在的身体才十三岁。

     车夫看到林若尘带着林青走进盗贼,想要劝他们不要多管闲事,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进入。林青花钱雇的车夫认为,面前这个有钱的少爷显然是故意来凑热闹的,恐怕不会就这样离去。与其在这里看着他们争斗,还不如明哲保身的离开,毕竟他们谁输谁赢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也给自己带不来任何好处。

     林若尘听到后面的车夫悄悄走掉,心里不禁一阵鄙视。和夏初言的车夫比起来,这个车夫简直连蝼蚁都不如。夏初言的车夫用生命来诠释什么才是对主人忠诚,这种精神多少钱也换不来。这和他低贱的身份没有关系,和他平凡的长相没有关系。无论到什么时候,别人提起他都是尊敬的表情,这才是真正的高大,真正的尊贵。

     林青却和林若尘的想法不一样,刚才只顾着敬佩少爷的梦境,看到随他们来的车夫离开,林青才反应过来自己和少爷一样还都是未成年的小孩,怎么可能是盗贼的对手。他后悔了,想要和车夫一样离开这里。可是他知道他不能,如果今日自己单独离开,少爷一定会将自己赶出府邸。以后自己岂不是又成了流浪的人,关键是以后恐怕没有人会收留自己。

     “呵呵,几个男人对付一个还没有长大的小女孩,说出去也不怕别人笑话。”林若尘话音落下,盗贼的视线就全部转了过来,似乎在思考这个大胆的少年是什么来历,能不能得罪?

     夏初言的视线也转了过来,今年才十一岁的她,已经出落的楚楚动人了。粉红色的长裙衬得她的皮肤更加白皙,虽然头发有点凌乱,可是明亮的眼睛里仍旧透着一股倔强。

     林若尘记得这个倔强的眼神,当年夏初言决定陪自己一起面对死亡时也是用这样倔强的眼神看着自己。林若尘感觉自己心口一痛,似乎有无数双手在拉扯着自己的心脏,疼的林若尘快要不能呼吸。

     车夫看到林若尘的眼睛看过来,分不清敌友的他立刻将夏初言护的更加结实了。

     林若尘对车夫友好的笑笑,用眼神表示着自己的友善。

     盗贼等不及了,看林若尘不说话也没有什么行动,一个满脸络腮的男人向前一步,对着林若尘吼道:“你干什么的?”

     林若尘俺想,看这气势这个人应该就是几人的老大了。于是伸出手对着他抱了抱拳:“这位大侠,我是凑巧经过此处,看到我家表妹在此就上前来打个招呼。不知大侠这是要抢钱呢?还是要抢物呢?总不能是要抢人吧?”

     络腮男人嘴角上扬,似乎心里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有备而来就行。

     “小子,我今天不准备空手而归,东西呢是多多益善,钱也准备全部带走。至于人吗,我对你不感兴趣,有这一个小丫头给我当夫人就够了。”络腮男人说话时看了看夏初言,引得他的几个兄弟也是淫笑连连。

     林若尘摇了摇头,对着络腮男人说道:“你这样说就证明你不知道她的身份了,如果知道你最多抢点钱就走,不会打她的主意。”

     “你什么意思?”络腮男人眯了眯眼睛。

     林若尘毫不犹豫的开口说道:“最近官兵在整治盗贼,听说手段十分残酷。你们应该也是被逼无奈才当起了盗贼,如今官兵连一条活路也不给你们留了,你们就只好到处抢点钱来维持生计。我说的对不对?”

     络腮男人没有说话。

     林若尘似乎也不用他回答什么,接着对络腮男人说道:“你们虽然抢钱,却也不敢和朝廷作对,因为朝廷一旦出兵,首先遭殃的就是你们。整日东躲XC的日子不好过,所以你们尽量避着朝廷的人,免得发生什么冲突。”

     络腮男人显然不笨,很快猜到了林若尘的意思?

     “你想说这个丫头是官家小姐,我们得罪不得?”

     “不是得罪不起,而是有更好的结果等着你们,就看你们要不要。”

     络腮男人对林若尘的话起了兴趣,示意他接着说。

     林若尘也不客气,将昨晚自己已经想好的话重新表达了一次。

     “她是官家大小姐,如果在外面出了事,她的家里一定会替她报仇。与其和当官的作对,倒不如做她恩人,让她家人给你们记一功。”

     “开什么玩笑,哪有人会感谢绑架自己的人?”

     林若尘笑笑:“如果今天是有人想要绑架这位小姐,你路见不平救了她,还将她平安送到家里,她又怎么会不感谢你?她的家人又怎么会不将你当做恩人呢?事情只有我们几个知道,怎么说都是出自我们的嘴巴。”

     络腮胡子哈哈笑了起来:“小子,你当我们傻啊?走到她的家里之后只怕是有进无出,到时候恩人做不成鬼魂倒是做成了。”

     林若尘点点头,显然是赞同了络腮胡子的意见。

     “我刚才随便说说,知道你们不会听,所以开了个玩笑。”

     络腮胡子闻言脸色顿时变的难看,他没有想到今日竟然被一个小孩耍了。毫不犹豫的拔出刀对准林若尘,恨不得立刻将他碎尸万段。

     “等等……”林若尘赶快后退两步,同时举起双手做投降状。

     “我真正想说的还没有说,你们不用这么快就解决我。一会我说的肯定有用,听完以后认为没用的话你可以立刻杀了我,我保证没有二话。”

     “给你一刻钟时间,想清楚该怎么说。说的不好了我就让你死在小丫头前面。”

     林若尘连连点头,看的夏初言眉头紧皱,她实在是看不出来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男孩到底在干什么?难道仅仅是来说点废话解闷?

     “我有一个好主意,那就是——绑架她!”林若尘身手指着夏初言,同时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她不是你表妹吗?”络腮胡子记性很好,刚才林若尘都说过哪些话,他都清楚的记得。

     “其实我今日出门的目的就是——绑架一个有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