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为鸿志起名
    不到一刻钟,一个人影便出现在了林若尘的面前,林若尘脸上露出了笑容。

     这个来找林若尘的人叫狗蛋,就是前几天才决定为林若尘做事的络腮胡子。当林若尘知道络腮胡子的名字叫狗蛋的时候,笑的半天合不上嘴,络腮胡子轻易不愿告诉别人自己的名字,就是因为怕成为别人的——笑料。

     以前,即使别人想笑也会为了不挨揍而忍着,可是林若尘不怕挨揍,因为他不仅有实力,还不怕狗蛋生气的眼神。

     狗蛋如今可以名正言顺的从大门进入林府,是因为林若尘给了他一个林府的黄腰牌。

     林府的腰牌分为三种,等级最高的是黄色,代表的是各个院里的亲信。林若尘只有两个黄腰牌,一个给了林青,另一个给了狗蛋。

     其次一点的腰牌是红色,代表的经常出入的管事。

     最差的是银色腰牌,而银色腰牌也不是谁都能得到的,只有表现好的下人才能得到主子们赏赐的银色腰牌。大部分的下人是没有腰牌的,而没有腰牌的人每次出入都要经过门卫的检查,所以得到腰牌就成了所有下人奋斗的目标。

     狗蛋轻易的就得到了一个黄腰牌,所以并不知道黄腰牌有多珍贵,林若尘也没有向他解释腰牌的不同。直到他第一次踏进林府,才知道了林若尘对他的看中,心里不由的感动万分。无论是谁,一旦知道自己被别人如此信任,再冷血的人应该都会动心吧!

     所以,狗蛋不留余力的做好了林若尘吩咐的第一件事。

     “我查出来了,你的那个属下今日一早就去了赌坊,过了中午才出来,输掉了整整三两碎银。之前他也去过那个赌坊多次,赢的时候少输的时候多,到今日为止共欠下赌坊八十三两银子。”

     林若尘呆了呆,不是因为林青输了一辈子也挣不到的工钱,而是因为赌坊从不轻易泄露赌徒的输赢情况,更不要说输了多少银子。

     狗蛋能在一下午的时间里查出输了多少,看来也是一个有计谋的人。如果不是被逼无奈,恐怕也不会去当盗贼。

     “我知道了,你办的非常好。”林若尘丝毫不吝啬的赞许让狗蛋很是满足。等林若尘掏出银子交给狗蛋的时候,狗蛋连连摆手,说什么也不肯接受林若尘的银子。

     “拿着吧,弟兄们都要吃饭,没有银子怎么能行。只是每个人每月给多少,你自己要掂量着办。还有一点就是,我帮你想了一个名字,不知道你愿不愿意用?”

     狗蛋闻言直接跪倒在地上给林若尘鞠了一躬:“谢主人赐名!”

     林若尘为了这个名字可是想了整整半夜,他不想随便拾起一个字就当做狗蛋的名字,那是对狗蛋的不尊重和不在意。

     “我昨日读了一首诗,原句是:此心忠义出天资,奴隶儿童莫强为。燕雀不知鸿鹄志,牛羊徒节虎狼皮。我以后喊你——鸿志,如何?”

     狗蛋,哦不,应该说鸿志。再次给林若尘深深的鞠了一躬,他以前连名字都没有,父母生下他的时候正好赶上家乡闹旱灾,为了生存他们只好带着鸿志投奔远在京城的亲戚。可是来到这里的时候,亲戚不仅没有将他们迎进门,甚至连见都没有见一面,只是扔出来了几个炊饼打发他们。

     记得母亲在那时生了场重病,因为没钱吃药不久就撒手人寰。鸿志从小就在街上流浪,见到最多的就是别人的白眼。

     后来虽然也挣过一些工钱,不过主家总是将他当狗一样使唤,他被逼无奈才做了盗贼,却没有想到会遇到林若尘。

     当林若尘豪气万丈的对他们许下承诺时,鸿志心里多少是有些防备的,他怕自己成为别人的武器,被使唤过后就丢弃掉。

     可是,林若尘的态度动摇了他,他觉得自己可以试着接受这个主子了。

     林若尘倒是没有想那么多,他现在想的是前世林青的背叛原因。林青欠下赌债,为什么赌坊的人还一次次的将他迎进入?赌坊的人从不做赔本的买卖,所以他们一定是想从林青身上得到什么。可是,林若尘现在还没有任何值得关注的地方,为什么赌坊的人却准备收买林若尘身边的人呢?

     林若尘眼前突然一亮,难道赌坊的人想要针对的不是自己?那会是谁呢?大哥还是父亲?

     既然是他们,那就很可能是官场上的争斗。而自己,则是不凑巧的露出了头,做了一个替罪羊。

     林若尘握紧拳头,心里更想要和这个家撇清关系了,倒不是自己怕事,而是非常不愿意被这个家的任何人牵连。林若尘今生就是自私,就要自私!

     这天,林若尘早早梳洗好就到了前院的客厅。今日,是六皇子的生日,林若尘要和父亲一起去给六皇子拜寿。大哥已经崭露头角,接下来本该二哥登场,可是二哥的性格让父亲很是厌烦,所以父亲决定带三儿子露露脸,如果成功就可以给家里再添一份荣耀。

     林若尘走进客厅的时候,发现所有人都已经先一步赶到,自己竟然是最晚的一个。

     “三个真慢,父亲母亲已经等了好一会!”说话的是林若尘的其中一个妹妹林若霜,这个妹妹说话做事都喜欢拐弯,明明想说自己等了好久,却非要把父亲母亲放在前面,给林若尘按一个不孝的名声。不过林若霜的下场可不好,一心想嫁给皇子当贵人,结果费劲心机嫁给二皇子不过两个多月,就“因病”去世了。

     林若尘摇摇头,为这个妹妹叹了一句——罪有应得!

     “你摇头什么意思?难道父亲母亲就该在这里等你?”林若霜盛气凌人,总觉得自己以后会高人一等。

     林若尘向林若霜走近一步,总十分认真的语气说道:“我摇头是想告诉你,我迟到不应该,你对兄长不尊重就应该了?”

     “你……”

     “好了!”林霖打断了他们兄妹的争执,接着对林若尘说道:“有什么事情回来以后再说,现在我们赶紧出发,迟到会让人看笑话的。”

     林若尘点点头,提着鸟笼和林青踏上了最后一辆马车。前面的两辆马车里分别坐着父亲和大哥,父子三人各怀心事的踏进了皇宫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