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夏洛的爱情
    当林若尘眉飞色舞的给盗贼讲绑架的计划时,夏初言的心里是一片冰凉。她以为自己遇到了救命的稻草,却没有想到迎来的是一个致命的尖刀。

     “就凭她是户部尚书的嫡女身份,别说一千两,就是一万两银子,她父亲也会毫不犹豫的拿出来给你们。只要找个人把信交过去,今晚我们就能拿到赎金。”林若尘拍着胸部向盗贼保证。

     络腮胡子仍旧不相信林若尘的话,对他来说,有钱人家的金银不好拿,弄不好会烫手的。

     林若尘看他们没有这方面的打算,就想尽力说服他们。

     “放心吧!要知道官家女儿全是摇钱树,凭她的样貌背景,将来一定会给她父亲带来无尽的财富,如果能顺利嫁进皇家,将来给家族带来的好处更是不可估量。所以她父亲一定会救她,我可以用生命给你们保证。”

     络腮胡子眯着眼睛看了看林若尘,又看了一眼远处虽害怕却没有说过一句求饶的夏初言。

     “你为什么要帮我?”络腮胡子问林若尘。

     林若尘犹豫了一下,才吞吞吐吐的说道:“我赌博输了一点钱,如果你今日顺利要到赎金,能不能分给我一百两?”

     络腮胡子明显松了一口气,有需求就好,就需求就好控制。

     络腮胡子终于做了决定,好不容易抓了一条大鱼,怎么能轻易的放弃?只要好好策划,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更何况,他的几个兄弟也需要一些银子来给家人买吃的,温饱才是他们如今面对的大问题。

     半个时辰以后,络腮胡子将写好的绑架信交给了一个信得过的兄弟,然后让剩下的弟兄带着夏初言主仆以及林若尘主仆先找一个地方藏了起来。至于络腮胡子,则亲自在必经之路上躲了起来,他需要观察接下来会发生的情况,免得出什么措手不及的意外。

     夏洛收到门卫的绑架信时,差点跳了起来。他努力控制住想要哆嗦的手,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和平常一样,可是凌乱的步伐还是出卖了他。管家看出问题却没敢多问,只是随他进入书房然后关上通往外面的大门。

     “言儿出事了,言儿她……被人……绑架了!”

     管家瞪大双眼,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自己跟随老爷夏洛进入官场,看他沉沉浮浮多年,之前虽然也受过不少委屈,可是从夏洛当上户部尚书以后,还没有人找过他们家的麻烦。

     今日,不仅遇到了麻烦,还竟然是生死攸关的大麻烦。如果处理不当,老爷很可能会失去最疼爱的女儿。即使大小姐没有生命危险,一旦被人知道她单独在外过夜,对她的名声也会造成不可估量的伤害。

     所以,天黑之前一定要将大小姐带回来,不管有多难也要做到。

     “绑匪要什么?我去!”管家老程自告奋勇。

     夏洛点点头,然后对管家老程安排道:“我现在就去准备赎金,你先去告诉夫人,就说小姐认识了几个好友,要吃过晚饭才回来。这件事千万不能让夫人知道,免得白白跟着担惊受怕。”

     “好,我知道该怎么说,一定不会让夫人察觉出来。”管家老程首先走了出去,步伐迅速却不凌乱,显然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

     这时候的夏洛也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了,他用最快的速度准备好了银票,担心绑匪不要银票,所以又准备了一点银子。打包好了以后,夏洛换了一身便服,准备和管家一起出去救爱女。

     结果还没有出门,就听到了门外传来的脚步声,夏洛赶快将包袱藏在了书桌后面。

     走进来的正是夏洛的嫡妻、夏初言的生母——欧阳宛如。

     看到夫君一副要出门的样子,欧阳宛如吃惊的问道:“你这是要干什么去?不会是又要赴宴吧?”

     夏洛听到这话就知道管家没有遇到欧阳宛如,就将刚才女儿在外吃饭的谎话又说了一遍,还说自己现在就让管家去接女儿回来,自己赴完宴也会立刻赶回来。

     夏洛搂住娇妻的肩膀,语气里满满的都是柔情。

     “没办法,都是官场上的人,总是拒绝也说不过去。我会尽量早点回来,你先休息不用等我。”

     欧阳宛如叹了一口气,认命的点了点头。夏洛看到之后心疼极了,他丝毫不想看到娇妻的一丝难过和担心,但是他现在却不得不出门。

     欧阳宛如不仅长得十分出众,琴棋书画更是样样精通。而夏洛不仅长相一般,娶欧阳宛如时更是贫穷的连彩礼都拿不出来。

     如果不是欧阳宛如的爷爷和夏洛的爷爷都是从乡下走出来的知己,如果不是他们私自给孙儿定下婚约,如果不是欧阳宛如的父亲信守承若,夏洛无论如何也没有资格娶欧阳宛如为妻。更重要的是,欧阳宛如自从来到这个家里以后,不仅没有嫌弃夏洛的贫穷,还孝敬公婆尊敬夫君,一言一行丝毫挑不出半点错。

     如果非要说有什么遗憾,那就是欧阳宛如在生产夏初言时难产。虽然宫里的女医亲自过来接生,保住了母女二人的性命,却也让欧阳宛如留下了病根,以后几乎没有生育可能。

     整整五年,夏洛没有提过一次纳妾的话,甚至连想也没有想过。他不在乎自己有没有儿子,对他来说,有一个相濡以沫的娇妻陪着共度一生,有没有儿子都是次要的事了。实在不行的话,将来招一个上门女婿也未尝不可。

     他不想不代表欧阳宛如不想,夫君自从娶了她以后,不仅没有一个妾室,连通房都没有一个。她感谢夫君对自己坚定无比的爱情,可从小受三从四德教育的她坚持给夫君纳妾。她不想让人嘲笑夫君膝下没有子嗣,所以她必须大度的将别的女人放在夫君的床上。

     夏洛也真是好丈夫的典范,即使正室已经将小妾领了进来,夏洛也看也不看一眼。

     在夏洛眼里,欧阳宛如不仅相貌美丽,周身的气质更是吸引着别人的眼光。她无论站在哪里,散发的光环都能成功的将别的女人压下去,所以夏洛看不上别人也就可以理解了。嗯,虽然野花比家花香,但是家里的这朵花太香的话,还是守着家花比较好。

     欧阳宛如无法,只好灌醉了夏洛然后将小妾单独留在房间伺候。没想到夏洛醒来以后大发雷霆,第一次对着欧阳宛如发了火。欧阳宛如强忍着眼里的泪水,一句解释也没有说。夏洛见此更加恼怒,他以为欧阳宛如不在乎两人之间的爱情,只是一味的要做贤妻,所以他接连半个月没有踏入欧阳宛如的房间,整夜在小妾的房间缠绵。不仅如此,他还给一个唱曲的女子赎了身,将那个女子领进了家门。

     欧阳宛如似乎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她在给夏洛灌酒的时候似乎已经想到了今日的结局,所以她一句抱怨都没有,仍旧井井有条的管理着内宅,甚至还给夏洛的两个女人安排好吃住,让家里的下人尊称她们姨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