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
    侍卫将她们带到南门处的一个破房子里,很快地找了一块棺材来,红丝求着两个侍卫又为付新买了新衣服,总算装殓了放进去。这两个侍卫人还算不错,一直等到天亮了,雇了车来,将红丝、红锦并付新的棺椁送到南门外的一处十姓坟场埋了。

     红丝红锦也未回付家,而是就此离开京城,结伴往南走了。

     再说宫人拿着付悦的心送进宫里。李隆基看也没看,急忙按着申公豹留下的法子,让医药局的人煎剂给武惠妃吃。然而连吃了三几顿,并没见什么成效。李隆基急了,觉得上了申公豹的当,气得大骂申公豹。

     李隆基原以为申公豹不会来了,谁知到了第三天,申公豹准时出现在了西内殿。

     这一回李隆基也不称他老神仙了,而是直骂道:“老匹夫,竟敢骗朕。朕的爱妃一点儿起色也没有。”

     申公豹不信,这才捻指一算,大叫一声:“不好,咱们都着了我师弟的道了。”才对李隆基道:“当初我让你取的是付新的心,你取的是谁的?”

     李隆基答道:“当然是付新的,绝不会错。圣旨朕是亲眼看过的。”

     申公豹冷笑道:“不知唐帝可否拿来圣旨一验?”

     李隆基让高力士去取圣旨。因为程家人全数被杀,所以圣旨又被拿了回来。没一会高力士便将圣旨拿了过来,双手递给李隆基。李隆基很是自信地打开看时,就见上面赫然写着程泽妻、付悦字样。大惊:“怎么会这样?当初朕就怕出错,亲自看了圣旨的。”

     申公豹走过去看了一眼,手在圣旨上一扫,就见上面又变回程泽妾、付新。道:“这是我师弟的障眼法,你们肉眼凡胎,如何看得出来?”

     李隆基问:“那如何是好?你不是神仙吗?怎么之前不知道?”

     申公豹不耐烦理李隆基,冷笑道:“你与我烦什么?你那爱妃干了什么,唐帝应该心里清楚吧?我救了她的命,那是她的造化,我救不了,那是她的命。怎么唐帝一日杀三子,就不担心自己也一样遭报应?老朽还有事,就不陪唐帝了。唐帝还是敢快准备准备,七日,便是唐帝爱妃的日子,别到时再准备不及。”

     说完,又化成一道白烟不见了。

     李隆基虽然生气,但一见申公豹有些本事,就又不敢随便骂了。最后也只得承认这就是命,大喜大悲地过了一回,还是吩咐让人为武惠妃准备后事。

     果然申公豹的话没错,十二月七日,武惠妃宾天。李隆基伤心欲绝,直哭得泪人一般,下令全朝为武惠妃守孝。而与之相比,程氏一门一夜之间无一人生还,被认为走水,虽然有付家提出疑问,但终挡不住有人从中阻拦,了无声息地便就没了下文。

     可怜付家堂堂国公府,就这么没了两个付家女,也无可奈何。

     而最先赴了黄泉的付新随风飘飘荡荡地往前移动着,一开始并没见着什么索魂的无常鬼,左右也无其他人,她没有目的,没有想法,只觉得一生了然,倒也算得上终于解脱。唯一觉得对不起的,也就是生她的父母,还有一直对她好的红丝、红锦。但她已经到了这里,也就没什么办法了。

     但她并不期望什么来生,付新觉得,一生一世就是一生一世,忘记所有的重来,才是真的新生。付新想,她大概是要转世了。

     她就这样无目的地,任着风吹,在一个转角,前面有很多和她一样的,轻薄的飘荡着的人,付新知道,那些人和她一样,都变成了鬼。她想,前面大概就是转生的地方吧?于是,一点儿挣扎没有的,任着风将她送了过去。

     那里是地府入口,黄泉路上的接引小鬼一见到付新,倒是先愣住了。这小鬼生得一脸的麻子,眼睛瞪得像铜铃似的,眼珠子往外鼓着,生得就天生的凶恶,还未说话,就已经煞气冲人。

     他点了下人数,摇着头喃喃道:“多了个鬼,怎么会又多了个鬼呢?”

     付新见小鬼倒也不害怕,忍不住好奇地问道:“多?谁是多出来的?”

     小鬼见问笑了,他一笑,一张血口,非常的恐怖。道:“多的就是你,你身边香风缭绕,有神仙暗助,应该不会死的。怎么也到这儿来了?”

     付新道:“那我还能回去?”

     小鬼敛了笑,眼睛一瞪道:“来了这儿,还想回去?想得美。到了地府入口,想回去,先过了地府再说。既然你来了,就跟着我走吧。”

     付新不再说话,跟着众鬼一块进了地府,就见里面还有一鬼,生得青面僚牙,赤红的红发倒立着往上长。青面鬼对瞪眼鬼道:“哟,又多一个?怎么一股子仙气?你在这儿接着等下一波,我领他们进去。”

     眼瞪鬼牢骚道:“好事全你们的,一天天就让我干这一点儿油水没有的差事。还得受着人间的人气熏,却得不着人间一点儿的好处。”

     青面鬼笑道:“少说两句吧,哪儿那么多话?等我把他们送进去,就来换你可好?”

     瞪眼鬼道:“还是兄弟知道照顾我。那你可别忽悠我,让我在这儿傻等着。算起来,我都多少年没进去过了?”

     青面鬼笑道:“怎么可能?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话了?你等着,我一准换你。”

     瞪眼鬼引着付新等人往地府里走,众鬼就像被贴了符的僵尸似的,目光呆滞,面无表情的跟地瞪眼鬼身后。付新瞧着,心下非常的纳闷。

     那个青面鬼大概也是久不曾与人说过话,瞧出了付新的疑问,也不用付新问,便就解释道:“他们是被无常索了魂来的,每个魂魄都被无常使了定魂法。要不然依着他们人间时的模样,地府不得闹成菜市场?像你是自己报道来的,又有仙气护体,所以才会有自己的思维。”

     “仙气护体?”付新看了看自己,除了有思想表情之外,并不觉得与其他鬼有什么不同。笑道:“我怎么一点儿都不觉得?”

     青面鬼道:“你凡眼如何能瞧得出来?你将来的际遇定会与一般人不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