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开灵
    “盘膝,凝神,掐诀,入定。”

     紧接着,怪鸟的话再次传来,李青没有丝毫犹豫的一一照做,可心脏却忍不住的砰砰狂跳起来,是因为兴奋和激动,一想到自己的愿望即将实现,他抑制不住。

     可他清楚的知道,眼下这种心绪是要不得的,必须让自己归于平静。

     足足过了半柱香的时间,李青的心情这才一点一点的渐渐恢复平静,慢慢的,终于是进入到了似睡似醒,听而不闻,视之不见的夷希境界。

     又过了一盏茶的时间,李青原本安详的脸色穆然突变,一对卧蚕浓眉近乎倒竖般的紧紧皱了起来,森白牙齿更是咬的咯吱作响,甚至他盘坐的躯体,都出现了轻微的颤动。

     对于开灵过程中或许会有痛苦出现,这一点即便是怪鸟没有刻意提醒,李青也早就猜到几分,毕竟那是要在他的身体里生生的开辟出一条灵脉出来。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竟然会这么痛苦,此刻他小腹某处,位于丹田的那块位置,一种不似钻心却过犹不及的难言之痛正延绵不绝。

     这种痛苦的感觉,就好像有人正在用某种工具在李青的骨头上不断的小心翼翼,去钻出一个孔洞出来一般,又好像是一把钝刀,来回的在他的血肉上切割。

     这让得李青下意识的想起了曾经,他在菜市场看过的一场朝廷官府处决一名穷凶极恶,罪大恶极的囚犯时所使用过的一种酷刑——凌迟!

     用一张渔网将那名囚犯裹缠,使得渔网收紧,让那名囚犯身上的肉透过渔网的小口向外凸出,而执刑者则是用一把薄如蝉翼的片刀开始一刀刀的去割下囚犯身上向外凸起的肉。

     每割下一片,囚犯便哀嚎一声,但不会死,随后会有人在他的伤口上撒上止血药粉,就这样割掉一层,渔网便收紧一次,周而复始,整个过程一直持续数天,直到囚犯身上只剩下森森白骨时,再为他全身涂抹上蜂蜜等物招来虫蚁啃食才算作罢。

     而在整个行刑的过程中,囚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只能被迫着一次次的去体验那种痛苦的非人折磨。

     而此刻的李青,他所承受着的痛苦便和那名囚犯差不多,不同的是他一直死死的紧咬着牙关,除了时而闷哼一声,他没有发出过哪怕一声的哀嚎惨叫。

     因为他心中有信念,一种由不甘和希望凝聚而成的坚定信念!

     他在心底告诉自己,此刻自己所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是为了让他走上强者之路,哪怕这痛苦再强上十倍,百倍,自己一样是能接受!

     李青的脸色早已苍白如纸,毫无血色可言,双眉怒竖时全身经脉高高鼓起,额头上更是早已渗出大颗大颗如黄豆大小的冷汗出来,甚至他身上所穿的黑色薄衫,如被水洗一般。

     怪鸟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在开始时交代李青,开灵一旦开始,便不能停顿,直到结束。

     而在这期间,被开灵者不能陷入昏迷,否则整个开灵程序立刻失败,双方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反噬,被开灵者更是有可能因此身亡,最轻也是体内灵根全部崩碎,从此只能做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俗,再也无缘仙道!

     整个程序一直持续,无法去计算过了多长时间,李青的脸色已经由之前的苍白变为了此刻的潮红,这是因为痛苦太多,神经无法承受而使得体内经脉出现挛缩,气血上涌的表现。

     李青的身体在哆嗦,双目布满大量血丝,牙齿咔咔作响,脸上的表情更是无比狰狞,但他的眼中却透着更为坚定的精芒,甚至这坚定已经出现了疯狂之色,是不屈和反抗。

     哪怕自己是一滩烂泥,也要在烈火的煅烧下变得和钢铁一样坚硬!

     时间一刻钟,一刻钟的缓慢流逝,李青所承受的痛苦依旧持续,并没有因为时间太久而出现麻木,因为那痛苦并非固定,而是不断叠加,他的双眼早已经是赤红一片,细看之下,那是因为血丝过于密集,而形成的恐怖颜色。

     漫长的煎熬还在持续,又不知道过了多久,仿佛置身炼狱之中的李青忽然身体一阵剧烈颤动,接着,脑海中猛然间惊起“咔”的一声脆响,好似镜子被打碎时所发出的声音。

     这声音并非实质,而是直接的在李青脑海响彻,唯有他自己可以听到。

     而与此同时的李青身体颤动的幅度更加强烈起来,但很快的颤动停止,可他原本狰狞的面部肌肉却开始抖动起来,很快,这抖动竟然化为了兴奋。

     此刻李青感觉自己体内,仿佛是原本有着一些他所不知道的枷锁桎梏在这一刻被全部打碎一般,使得他的身体,瞬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蜕变。

     让他有种畅通无阻的感觉,就好像他的身体里原本存在着一座桥,可此桥断裂,使得他体内原本需要通过此桥流动的东西,因为它的断裂而通通挤压在了桥的两端,形成了淤阻和负担,此刻这桥被修补连接,立刻他体内无形中有什么东西开始轰轰运转起来。

     “小子,恭喜你,开灵成功……”

     怪鸟的声音在李青脑海响起,依旧是尖涩刺耳,不过和以往有所不同的是他声音里带着浓重的疲惫之意,显然这开灵即便是对它来说也是消耗极大。

     怪鸟这话此刻在李青听来,犹如天籁之音一般,他立刻起身,过程中腹部再次传来刺痛,可这点痛对现在的李青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他对着虚空一抱拳,语气恭敬中透着难掩的兴奋道:

     “多谢前辈了,大恩大德,李青没齿难忘!”

     “少说这些没用的屁话,帮你开灵耗费了鸦爷我不少精元之力,真想报答我的话就帮我找一头修炼出内丹的妖兽来,供我补充精元……好了,鸦爷我要休息一下,你记住,在没有彻底恢复之前可以适当吐纳灵气,但千万不可去聚灵,否则后果自负。”

     对于怪鸟的交代,李青不敢有丝毫违背,当下立刻抱拳重重的应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