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 今夕是何年?
    引力术又名驱物术、御力术,与火弹术,龟甲术在万法宗有着聚灵三件套的美誉,属于三个最基层的小术法,但凡聚灵境的弟子人手一套,可在功法阁免费领取。

     但这并不影响此刻李青对此术的兴奋和喜爱,毕竟这是他成为修士之后所得到的第一个术法,如无意外的话这也将会是他踏入修行路之后所学习到的第一个术法,有着标志性的纪念意义。

     至于那把小剑,被灵液泡过之后果然是让得表面的锈迹有所脱落,经过李青的擦拭,使其露出了一些里面原本碳黑的真面目,看起来颇为不俗。

     特别是这小剑的重量,沉甸甸的,相对于它仅仅两指长的剑身来说重的有些过分,让得李青在第一次入手时便感觉出它的特别。

     原本李青怀疑这小剑或许是把飞剑,然而,当他以自身真气对着小剑灌入时,却并没有成功,这让的他失望不已。

     若不能融入真气到剑身里面,使其随意幻化大小,那便只能说明这只是一把材质较为不错的普通武器而已,和具有灵性的飞剑相比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

     关于飞剑的锻造李青并不清楚,虽然万法宗在炼器一道上的造诣在周边几个修仙宗门之中是当之无愧的翘楚存在,可那也不是李青一个杂役弟子所能接触到的,但对于飞剑的使用,他却是略知一二。

     因为锻造的时候融合了一些特殊的法阵在内,使用者只需将真气输入到剑身之中,便可以将里面的法阵激活,继而催动法阵之力让得飞剑威力暴增。

     对小剑的大失所望很快便被修炼引力术的兴奋所取代,可数个时辰之后,累的满头大汗近乎虚脱也没能让眼前飞剑哪怕动上一下的李青更加的郁闷了。

     “小子,驱物术可不是你这么练的。”

     脑海中突然传来尖涩之音,这让得疲惫不堪的李青脸色顿时一喜。

     最近好长一段时间李青都感应不到怪鸟的存在,仿佛是它蒸发了一样,让得原本想从它那里要点术法秘籍什么的李青无奈很久,此刻突然听到它的声音,立刻有些高兴起来。

     “还请前辈指点一二。”

     “这驱物术虽然是修仙界最基础的小术法,但也不是你这样毛毛躁躁就能随便领悟其中精髓的,没学会走路就开始跑,容易跌倒不说更容易扯到蛋,懂吗!”

     怪鸟的话让得李青沉默了很久,表情思索,过了好大一会儿,他忽然开口,语气凝重的道:

     “不懂!”

     “小子,你你你,你这是要活活气死老子啊!”

     怪鸟极为生气的说完这话便沉默起来,过了好大一会儿它这才再次开口,叹息一声,语气明显无奈的道:

     “罢了,老子不和你一个小娃娃一般见识……任何术法都和自身灵根属性有关,多动动你的榆木疙瘩脑袋好好想想吧,哎……真是朽木不可雕也……”

     李青原本还打算从对方那里看能不能要点术法武技之类的来练习一下,但看此刻对方的态度,他很识趣的没有去开那个口。

     但怪鸟的话他却不得不慎重对待,此刻盘腿坐在地上皱眉苦思起来。

     李青并不是笨,只是对于修行一道他所知不多而已,此刻被怪鸟一番不太友善的点拨,顿时让得他隐约之中脑海里似抓住了什么。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青微闭的双眸忽然睁开,脸上带着几分若有所悟的表情,他缓缓的抬起手臂,同时表情凝重,片刻之后,他的手指之上一簇白色火苗突兀而出。

     这火苗不大,就连普通油灯的灯芯之火都不如,堪堪与黄豆差不多的大小而已,而且从颜色上来说,也更加不似火苗,更像是一簇如火苗形状的棉絮。

     这是李青用体内真气所幻化出的真火,不过以他如今的修为能够将真火幻化而出便已经是极限,而且还无法维持太久。

     诡异的是这火苗的颜色,据李青所知,修士体内真气所幻化出来的真火都为赤红之色,最少他为数不多见过的几次皆是那种颜色,可他这里却是白色。

     更为离奇的是他这白色之火竟没有炽热高温散发,散发而出的反而是一种透着阴森气息的幽幽寒意,这寒意并非体寒,而是如黄泉之风般,给人一种莫名的,仿佛是来自神魂深处的幽幽寒意。

     关于这一点李青也曾问过阴鸦,对方只告诉了他两个字便不耐烦的任他如何恭维也没再搭理过他,而那两个字却是——阴火!

     对此李青是完全不懂,思索了半天也没能理解,既然想不明白也只能先暂时的将之抛在脑后等日后有了机会再去寻找答案,只是李青隐约的感觉,和怪鸟传给他的心法有关。

     此刻,跳跃在李青指尖上的白色小火苗,忽然的竟脱离了他的手指朝半空飘去,但仅仅只是飘出去一小段距离之后便“呼”的一下子消散不见。

     李青的脸上立刻浮现一抹笑容,刚才那火苗的飘荡,正是他运用引力术的结果。

     他已经完全领悟了怪鸟话里的意思,以他如今的修为去尝试驱动一把“沉重”的,且五行与他不符的飞剑,对他这样一个初次尝试驱物的新手来说的确是有些不自量力了。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山中无岁月,寒尽不知年,敢问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随着修为的不断精尽和术法的日益娴熟,流逝的却是无休无止的光阴,在这不知道过了多少个寒暑的漫长时光里,李青的心情也发生了几次大的转变。

     从刚开始时的绝望,到聚灵成功之后的兴奋,可随着时间流逝,日复一日的重复生活,李青的心情也逐渐开始变得烦躁起来。

     一个人,暗无天日的地下溶洞,没有人可以一直保持镇定自若的心情,直到李青快被逼疯的时候,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渐渐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李青学会了适应了这种孤寂,真正的适应,仿佛是将时光遗忘了一般,去和孤寂融为一体,感悟孤寂,享受孤寂!

     代价却是,让得本就不善与人言辞的李青,性格也一点点变得开始孤寂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