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撞到宋彗乔
    苏直早就觉得那个男人有些不对劲,当下手一摆,手指在那个人的手腕上弹了一下,手铐落下,苏直飞快的接住,在那个男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反铐住他的双手。

     “jing察大叔,这张光碟就送你了,做个记念,再见,不用送了。”苏直没有想到那个男人会是一个便衣jing察,不过他并没有紧张,施施然的将那张有sè光碟放在那个男人的口袋中,笑着向那个男人挥挥手,然后在那个男人的目瞪口呆中转身离开。

     这是怎么回事?挑,见过嚣张的罪犯,没见过这么嚣张的罪犯,那个男人张着嘴看着自己被铐住的双手,再看看大摇大摆的离开的苏直,真的很无语了。

     这时,另外埋伏的两名便衣jing察终于发现事情不对,冲了出来,其中一名年青的jing察拨出佩枪指着苏直大叫道:“别跑,我们是jing察,再跑就开枪了。”

     苏直转身对着那个年青jing察比了个中指,然后猛的奔跑起来,那个年青jing察看到苏直的嚣张动作,愤怒的做了个瞄准动作,另一名年纪大一些的jing察冲到年青jing察的身边,伸手将那年青jing察手中的枪压下,大声的喝道:“浑*蛋,这里是大街上,你拿着枪做什么?”

     “前辈,那小子太嚣张了,不给他点教训,还当我们jing察是摆设。”那年青jing察道。

     那个年纪大的jing察一掌拍在那年青jing察的后脑勺上:“小子,不说这是在大街上,人家也没犯什么大事,不过是卖了几张yin*秽碟子而已,你拿着枪指着人家做什么,还想不想干jing察这份差事了,再说,就你那枪法,你瞄的准人家吗,嘿嘿……这小家伙,有个xing呀,连金前辈都失了手,这份能耐,真没的说。”

     “可是,前辈,难道就让他这样跑了,这可是上面的长官指定要抓到的人。”那个年青jing察很不服气的道。

     “小子,你急什么,那小家伙似乎很厉害的样子,我们不一定抓的住他,不过不用担心,这次参加行动的可有三十多人哩,啧啧,真不知道这小家伙怎么得罪了我们的局长大人,非要抓到他不可。”那个年纪较大的jing察拿起对讲机,开始呼叫其他的jing察。

     苏直跑了一会儿,见后面的jing察没有追上来,便放慢了速度,心想今天真倒霉,竟然卖有sè光碟卖到jing察的头上了,还好没有什么损失,看来下次卖有sè光碟得换个地方了。

     苏直心里正想着,迎面上来两个大汉,那眼神如老鹰一般盯着苏直,苏直的心中猛的一跳,那两个大汉左右夹击了过来,苏直脚步一错,猛的一个贴身靠,将右边那个大汉撞倒,然后如游鱼一般从左边那个大汉的手掌下穿过,飞快的奔跑起来。

     左边那个大汉一下抓空,没有丝毫的停顿,向着苏直追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大叫:“别跑,我们是jing察,你是跑不掉的,乖乖的束手就擒吧……”

     苏直哪里会乖乖的束手就擒,很快他就发现情况不对了,不断的有便衣jing察冲出来围堵他,这阵仗,简直就是在抓捕穷凶极恶的大罪犯一般,一时间街道上乱成一团,行人看到这么多自称jing察的人在抓一个半大的少年,不由的纷纷躲闪到一边看热闹。

     很快,街道上的行人便觉得这场面很搞笑了,二三十个jing察追着一个半大少年,却屡屡被那个少年逃脱,只见那半大少年上跳下蹿的,灵活无比,耍的那些jing察团团乱转,更难得的是,这少年在奔跑中不时的用高难度的动作躲闪开jing察的抓捕,其动作之酷,身手之美,简直是象在看动作电影一般,让很多围观的行人在心中暗自喝彩。

     苏直一边逃跑着,一边心中却是叫苦,他不明白,自己到底犯了什么大错,竟然有这么多的jing察围堵追捕他,说起来,却是怪这货卖有sè光碟卖的太出sè了,堪称顶级的有sè光碟推销员呐,就在昨天,这货成功的将一张他自己主演的《我的出轨老婆》卖给了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那个女孩子的父亲就是这个市区的jing察局长。

     很不幸,那位做父亲的jing察局长发现了女儿买的这张有sè光碟,愤怒的头发都竖了起来,非常坚定的决定要把这个毒害韩国jing神文明的毒瘤铲除掉,于是有了这次的行动。

     苏直一个筋斗,从一名jing察的头顶翻了过去,那名jing察有些呆滞的转过身,看着远去的苏直,心中无比的郁闷,这是拍电影呢?有必要耍这么酷的动作出来?

     十几名jing察气喘吁吁的追在后面,一个个在心中狂呼:“挑,这小子是哪钻出来的,有必要厉害的这么夸张吗?难怪局长大人要派这么多人一起行动的,这小贼还真不是一般的小贼呀,人家一群拿着枪抢银行的悍匪,也不如他一个卖*yin*秽光碟的啊……”

     终于冲出了包围圈,苏直兴奋的冲着后面追赶的jing察比了个国际问候语——中指,那些jing察看到他的嚣张动作,可气坏了,有几个jing察愤怒的将自己手中的电棍甩向了苏直,不过毛都没砸到苏直的一根,反而误伤了一名看热闹的行人。

     苏直不敢一直顺着马路跑,人家jing察有车子呢,一拐钻进了一条胡同中,后面的jing察虽然追的气喘如老牛,但不能不追啊,也跟着进了胡同,结果看到这个胡同竟然是个死胡同,那些jing察都乐了,心想,你个小贼的,看你嚣张的,这回你总跑不了了吧。

     这些jing察的快乐没有持续多久,只见苏直根本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反而加快了速度,身体一跃而起,如一只大鸟一般,双手搭上了两米来高的围墙,一个前空翻,动作漂亮干净的跳过了围墙,其动作指数,绝对可以在奥运会的体cāo比赛上得个十分,看的后面追来的十几个jing察眼睛的都直了,一个个心想,吗的,咱国家这是糟*蹋了人才呀,这样的体cāo天才不让去奥运会上为国争光,却沦落到卖*yin*秽光碟,真是情何以堪呐。

     十几个jing察停了下来,一个jing察小声的问:“我们还要不要追?”

     另一个jing察翻了个白眼:“追?……还追个屁呀,等我们爬过墙去,人家早跑远了。”

     “可我们如何向局长大人交代?”又有一个jing察有些犹豫的道。

     一个年纪大些的jing察苦笑道:“有什么不好交代的,那么多人都是有目共睹的,这小家伙太厉害了,再说,人家每次与我们动手时,可都是手下留情了,要不然,我们这些人中至少有一半人得躺在地上等着去医院,算了,咱们回去吧。”

     一众jing察听了那个老jing察的话,于是转回了身离开,却说苏直翻过了围墙后,这是一处私人家的院子,苏直快速的穿过那个院子,以一个同样的前空翻跳过围墙,这一回却是乐极生悲了,这边的围墙外是一条不算大的马路,在苏直的下方,正有一个女子路过。

     看到下方有人,苏直的心中一惊,继续在空中翻转身体,上身翻到下面,双手将那个女子推开,自己的身体则继续翻转,双脚顺利的落在地上。

     那女子哎呀叫了一声,倒在地上,苏直回身犹豫的看了一眼那个女子,没有继续逃跑,而是上前问道:“对不起,你摔到哪儿了?要不要紧?”

     “你这人怎么回事,从墙上跳下来也不看看下面有没有人。”那女子抬起一张娇美的脸,满脸痛楚的向苏直责问道。

     看到女子那张娇美的脸,苏直愣了一下,这不是宋彗乔吗?自己应该没有认错吧,她的电影自己在那一生可是看过好几部的,没想到现在自己撞倒的竟然是她。

     “对不起,是我不小心,你哪里伤到了?”苏直再次道歉,蹲下身体关心的问道。

     “我的右脚,这里好痛啊。”那个疑为宋彗乔的女子指着自己右脚的脚腕处娇哼。

     苏直抓起她的右脚,摸了一下她的脚腕处,估计是扭伤了,不过没有脱臼,苏直隔着丝袜帮她按摩了几下,惹的那女子又是痛哼了几声,苏直担心后面的jing察追过来,当下一把抱起她:“我带你去医院,你这个样子,是扭伤了脚,得上点药才行。”

     苏直以一个公主抱的姿势抱着那个女子飞奔,全然不顾她的惊讶与羞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