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chapter17
    沈赵两家上一代的恩怨延续到沈浩初和赵孜楠这对有情人身上,的确是一场无法挽回的悲剧。两个年轻的生命,一个沉沦在爱情的泥潭里,一个葬送在婚姻的坟墓里,何以夏作为他们最后好的朋友,除了感叹惋惜一把,余下的,便也只有束手无策。

     沈浩初闷声坐在沙发上,唇色发白,眼白发红,看样子,像刚从稻城返回蓉城,一落地便来找她了,瞧见这落魄样,何以夏轻叹了声,往盥洗室走,捏了个热毛巾,又接了杯温水,放在他跟前。

     “说吧,什么事儿?”凭着沈浩初的冷静和理智,不可能无缘无故的丢了魂儿,多半和赵孜楠脱不了关系。

     沈浩初烦躁地搓了两把头发,把水杯喂到嘴边,“我早上刚落地,楠楠就哭着给我打电话,说陈秉克欠了一屁股债,不知道躲哪去了,那些人找不着陈秉克,就跑到家里去,又是砸东西又是威胁人,楠楠被吓得不轻,但她始终不肯见我......”

     何以夏挑眉,了然于心,要是赵孜楠肯见他,沈浩初也不会跑到她这里来了。

     “出了这种事,陈家和赵家都坐视不管......”一句话未完,她乖乖闭了嘴,陈家势必是向着自家亲生儿子的,至于赵家,恐怕得等老爷子转性呢。

     沈浩初忽然笑了下,语气颇有些无奈,“赵家老爷子不发话,谁敢管?再说了,楠楠那几个哥哥跟他爹都是一丘之貉,指望不上,你大概不知道,她爸不仅拿赵家的百年基业威胁她,而且还搭上自己的命,说是楠楠如果离婚,他就死给她看,至于陈家,提都不要提了。”

     这几年,他私底下调查过陈家的产业,赵家暗中使绊子,捞了不少油水,再加上陈秉克的败家德行,几乎跟个空壳子差不多。

     遇到眼里只有钱的爹,确实是一件不幸的事。

     从某种程度上讲,何以夏和赵孜楠是何其相似。

     “以夏,我受够了这种提心吊胆的生活,更不想楠楠跟着陈秉克遭罪。”说这些话的时候就连沈浩初自己都没意识到他究竟有多认真,这种认真,何以夏也曾经在楚煜身上见到过,就是七年前他提出分手的那天晚上,那种认真,就是他说的每个字、每句话,做的每个表情、每个动作都是都是对的,让人无法质疑,也无法拒绝。

     所以,他们分手了。

     她贸然回国的初衷,无非是想从楚煜那里得到两个答案,但等何以夏见到他的时候,她才忽然发现,她在乎的不是答案本身,而是楚煜这个人。可现在,比起那两个答案,她更想得到别的东西。

     比如,楚煜的痛不欲生,虽无实质性意义,但至少可以证明,他还未曾放下。

     沈浩初看着她,薄唇微抿,“以夏,麻烦你帮我个忙。”

     他眼睛乌沉沉的,像是要看到她心底。

     其实沈浩初比谁都清楚,他早就没有资格再找何以夏帮忙,如果不是因为他和赵孜楠,她和楚煜,或许就不会成现在这样。

     那该是怎样一番光景呢......她是个建筑设计师,和楚煜有个家,还有个孩子......

     沈浩初不敢再想下去,但人都是自私的,比起和赵孜楠在一起的温情,他选择向自尊心妥协。

     何以夏微顿,眼睛弯了弯,“你说。”

     沈浩初站起来,将他的计划和盘托出,“5月15是交大一百二十周年校庆,按照以往的惯例,一般5月5号左右就会开始,你要做的,就是把楠楠约出来,这或许是她从家里出来的唯一机会,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带她走,不能名正言顺的结婚也没关系,只要两个人在一起。”

     “你早该这么做了。”她眯着眼睛笑。

     何以夏没办法再看着沈浩初和赵孜楠不清不楚地纠缠下去,就像贺欣彤说的,死缠着一个已婚七年的妇女的确不是最明智的选择,他带赵孜楠离开这件事,早在七年前就该做了,哪怕是出现在婚礼上抢走新娘,她也举双手赞成。

     所以,这个忙,她肯定会帮到底。

     何以夏的话就像一剂强心针,沈浩初平复些情绪,继续说:“陈家不可能让楠楠单独出来,要么光明正大的派人保护,要么暗地里派人跟踪,所以我的计划是确确实实要到交大参加校庆,然后趁着人多带她走,这期间,我不能露面,陈家的人都认识我,所以,这个任务得交给你。”

     他顿了顿,眯着眼看她,有些话,必须得说清楚。

     “但如果这样的话,你势必会跟楚煜有所交集,我听说,今年校庆,校方邀请的主讲嘉宾就是他。”

     何以夏垂着头,沉默许久。

     记忆中的交大校庆,邀请的嘉宾在行业内都是响当当的人物,而今年竟然是楚煜,那倒的确是一项不小的殊荣。

     她眯着眼笑,白皙且纤细的手指有意无意地轻扣在布艺沙发上,像是在盘算什么,半响后,才不疾不徐地说:“你怕我把事情给你搞砸?”

     沈浩初晃慌了神,连忙解释,“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何以夏将他的焦灼看得透彻,抿着唇笑,“你宽下心,我知道轻重。”

     沈浩初眉心舒展开来,看了她一会儿,若有所思的点头,坐到沙发上喝水,倘若还有什么放心不下的,那大概就是何以夏了,她有非常严重的抑郁症,他再一走,她身边连个亲近的人都没有。

     想到这里,他忽然开口,“你们说的话,我都听见了。”

     何以夏一愣,对上他的视线。

     他继续说:“如果你回国的目的是报复楚煜,那我劝你,趁早收手。”

     “我有分寸。”她声音很轻,但每个字都很郑重,不像是开玩笑。

     沈浩初抿着唇,有一瞬间没有说话。

     他沉默许久,才缓缓开口,“以夏,楚煜那样的人,你要想凌驾于他之上,无异于走钢丝,就算你能站稳,可你能保证一直走到尽头而不掉下去么,真的,你信我,现在收手还来得及。”

     何以夏又何尝不知道自己是在惹火上身,可每当看到楚煜被她气得发抖时,她所体会到的快感就像有毒的罂粟,上瘾,且无法戒掉。

     她笑了一声,轻轻摇头,“来不及了,从我回国的那天开始,就已经来不及了。”而回头?要怎么回头?时光尚且不能倒流,更何况,她也并未不曾回过头,可身后是万丈悬崖,只要稍稍后退,就会掉下去,所以,只有不停的走,不停的向前,才会有一丝丝活下来的可能。

     沈浩初不再劝她,闭着眼休息了一会儿,系着围裙到厨房里做吃的,何以夏靠在门框上看他,想到楚煜做饭的样子。

     很安静,也很熟稔。

     她甩甩头,将楚煜的模样抛诸于脑后。

     沈浩初做了几个家常菜,很快就好了,这顿饭吃的沉默且拘谨,这大概是他给她做的最后一顿饭,以后很长一段时间,何以夏身边都不会再有沈浩初这个人出现。

     所以,她格外珍惜,沈浩初也是,两个人很快就将一桌饭菜扫荡得所剩无几。

     洗碗的活儿,沈浩初揽了下来,他洗得快,没过一会儿,就拿着帽子准备走,他晚上要飞蓉攀渝,得回去休息一会儿。

     何以夏没有挽留,大大方方地将他送走。

     虽然已经回到蓉城,但她并不想去西南建筑集团上班,更何况,她和楚煜刚刚交过手,便决定在家休息几天。

     楚煜从何以夏家出来后直接回到公司,七年前的往事如蛆附骨,他替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作闷作呕,尤其是在门口碰到沈浩初的时候,前所未有的愤懑和厌恶席卷到浑身的每一寸。

     可那些愤懑和厌恶还偏偏无从发泄。

     他早该猜到她冰箱里的那些菜都是沈浩初买的,也早该想到,无论发生什么事,何以夏都会和他的好竹马捆绑到一起,他虽知道事情的原委,却还是嫉妒得发慌。

     这么多年,他们从未划清过界限。

     楚煜替自己那些阴暗的小心思感到可笑,他起身往放保险柜的地方走,输入密码,从里面取出本很厚的资料,浅浅的蓝色封皮,那是帕纳谷的合同,这本合同,整个集团上下,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内容。

     他翻开封皮,跳过目录、合同协议书、中标通知书,当预付款三个字赫然呈现时才停住所有动作,一条一条地看专用条款,笑意渐渐浮上眉梢眼角。

     这场官司,楚煜不会输的。

     他深陷在黑色皮椅里,旋转着,很多声音一齐涌出来,将他脑袋搅得晕乎乎的。

     只要是个男人都行,唯独你,没有资格……

     阿煜,还记得你七年前在沙发上对我做过什么吗……

     我要你肚子里的孩子偿命……

     野种没有活下来的权利……

     活该你失去她,活该你孤独终老一辈子……

     你说的对,是我活该……

     ……

     楚煜眉心拧成死结,牙齿轻咬着薄唇,挣扎着,像是在做什么决定。

     良久,终于有了结果。

     他倾身往前,按下电话分机键,不一会儿,魏秘书推门而入。

     “楚总……”魏秘书刚开口就被楚煜用一个暂停的手势制止,他脸色微白,看起来极疲惫,她立刻噤声,站在那里等他吩咐。

     半分钟后,楚煜揉了揉眉心,“通知何律师尽快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如果她不肯,就告诉她是帕纳谷的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