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 晉獨家發表0716
    赵孜楠的声音虽然很轻很细,但却足以把何以夏心中那些摇摆不定的念头全部都碾压得粉碎,她眼眶有些红,静默几秒后,心绪稳了些,宽慰道:“楠楠,有我跟浩初在,你会平安无事的。”

     而赵孜楠也在自己那句辩解后崩溃到无以复加,连日来积压的抑郁和悲愤终于有所释放,她以为自己那颗支离破碎的心脏在警察出示刑事拘留证的瞬间就已渐渐死去,或许从那一刻开始,她就知道自己这一生要完了。可何以夏跟沈浩初从始至终的相信让她燃起了绝处逢生的希望,这个世上爱她的人那么多,她又怎么可以就这样自我放弃?

     “你跟浩初说,照顾好自己,等我回去。”虽然不知道期限是多久,但总要给沈浩初一点希望,因为没有希望的等待,大概是这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了。

     但何以夏对法律这方面可以说得上是知根知底,她思忖了会儿,说:“警方已经对你进行了刑事拘留,拘留后24小时内会讯问,到时候你只需要照实说就行了,别顾忌太多。”如果没猜错的话,警方很快就会对赵孜楠进行讯问,可上午又发现了新线索,一同讯问的人,应该还有沈浩初。

     因为时间限制,何以夏只好长话短说,交待了些话,便结束了这场探视,刚走出拘留所大门,就看见楚煜半倚半靠在汽车引擎盖上等她,他长腿轻轻交叠在一起,手放在兜里,柏油路边儿上的法国梧桐在燥热的微风里摇曳生姿,因为树与树之间有一定间隙的缘故,他整个人好似被罩在一圈又一圈的缤纷光影里,更显得双腿笔直修长。

     她看得着迷,竟连步子都迈不开了。

     楚煜无意中的抬头,却不期而然的遇上了她投过来的目光,忍不住眉眼轻敛,原本交叠在一起的长腿一收,迈开腿,几步向她走去。

     何以夏回了神,抬手就将他的脖子搂住,不管不顾的栽进个结结实实的胸膛,柔软温热的触觉竟让她有种死里逃生的错觉,这样想来,她搂得更紧了,根本舍不得松开。

     楚煜被他搂得浑身燥热难耐,但心却提到了嗓子眼儿,过了几秒,开口问她,“没谈好吗?”

     他声音竟是前所未有的沙哑,她知道,他在担心她。随即使劲儿的摇摇头,嘟囔着说:“不是,是我忽然发现,我和你之间,这样难能可贵的时候好像真的不多,所以就很想抱抱你。”

     楚煜轻轻笑了一声,拍拍她单薄的肩,“别胡思乱想了,一辈子还很长,我以后,也会做的更好。”

     她闻声,没说话,但手上的动作却不肯收,直到臂膀有些酸软,才依依不舍的松开。几秒后,他牵着何以夏的手往停车的地方走,她眉眼里的笑娇媚入骨。

     “在你刚进拘留所不久后,沈浩初就被传去做例行询问了。”楚煜一边给她系安全带一边说话。

     灼热的气息喷薄而出,尽数落在了何以夏脸上,不知怎的,整张脸竟红得好似要滴血一般,她呆呆的“哦”了一声,过了会儿,把自己跟赵孜楠的谈话说了个大概。

     楚煜点火,车子往沈家宅子的方向开。

     而警察局里,挨在一起的两个审讯室在同时接受讯问和调查。但沈浩初和赵孜楠都不知道,此时此刻的他们,仅有一墙之隔。

     “2016年5月5日早上八点到九点,你在什么地方?”一个警察开始提问题,另外一个警察做记录。

     沈浩初挑了下眉,不假思索的回答:“成都飞往乌鲁木齐的航班上。”

     警察顺着他的话问下去:“记得这么清楚?”

     他“嗯”了一声,那天是他飞行生涯的倒数第二天,他自然记得清楚,“如果你们不信,可以到3u8525次航班上提取监控录像。”

     警察不再纠缠,问了另外一个问题,“跟犯罪嫌疑人赵孜楠什么关系?”

     “以前的女朋友,我很爱她。”他笑了声,如实说了。

     警察并未停止询问:“现在呢?”

     “我追求的对象,因为我比以前更爱她了。”沈浩初并未隐瞒他现在对赵孜楠的感情。

     做例行询问的警察有点头疼,沈浩初大概是他见过的唯一一个进了警察局还如此风度翩翩的男人。

     但该问的问题,还得问下去,“是否指使犯罪嫌疑人谋杀被害人?”

     “否,你可以查通话记录,或者我的行踪。”有很长一段时间沈浩初都没回过g市,因为赵孜楠根本就不愿意见他,而他也不想听母亲贺欣彤的唠叨,索性就不回了。

     另外一个警察做好记录,又问:“是否知情犯罪嫌疑人有谋杀被害人的计划?”

     “陈秉克的死和楠楠没关系,我也毫不知情。”沈浩初眉心闪过丝不耐烦,但又不好发作,他忽然想起有次春游,赵孜楠捡了只受伤的雏鸟并带回来悉心照顾,雏鸟在她的照顾下日渐好起来,可最后还是难逃一死的厄运,她因此而耿耿于怀大半个月,他不相信,如此善良的她,有一天会杀人,而且是自己朝夕相处的丈夫。

     其实,在传唤沈浩初来做例行询问之前,他们就已经派人去他工作单位进行了调查,和他刚刚所说,几乎一模一样。警察也心知肚明的知道从他口中问不出什么来,而且他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据,又公事公办的问了几个别的问题,就让他离开了。

     沈浩初的例行询问只做了半个小时,而隔壁审讯室的赵孜楠可就没那么幸运了,警察对她的讯问长达六个小时。

     “你跟你丈夫陈秉克的关系怎么样?”进行讯问的警察是那天带队抓捕她的那个人,在这个行业干了许多年,有非常丰富的破案经验,因为陈家人的强烈要求,上头命他负责这个案件,但似乎,陈家人的意思,颇有些屈打成招的意味。

     赵孜楠被困意弄得有些睁不开眼了,眼皮越来越沉,差点就要睡着,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位警官,已经是第五次问她重复的问题了。

     她给出了和之前一模一样的答案,“如履薄冰。”

     “所以起了杀他的念头?”他追问。

     赵孜楠不禁觉得有些可笑,过去那七年,她的确有很多时候都想杀了陈秉克,比如,他第一次强她的时候,他对她进行家暴的时候,他怀疑孩子是别人的时候,他把她辛辛苦苦攒的积蓄偷出去赌个精光的时候,她比任何时候都想杀了他,可她没有。

     七年的朝夕相处,这个男人并不是一无是处,他也在很多时候,承担起了一个丈夫该承担的责任,比如陈家老爷子对她拳脚相向的时候,陈秉克总是会挡在她前面,说着“我的女人,只有我能打”的鬼话,比如她被赵家老爷子和几个哥哥逼得走投无路的时候,他也总会拿出些钱替她解围,赵孜楠清楚的知道,她对陈秉克的感情没有爱,只有一丝丝的感激。

     她言简意赅,“我没杀他。”

     “那杯牛奶是谁煮的?”提问的警官不仅知道陈家人有屈打成招的意思,还知道沈家也在背后出了不少力,除此之外,还有蓉城楚景致的势力也掺杂其中,沈家和楚家,谁都得罪不起啊。

     赵孜楠想到何以夏嘱咐她要照实说,不要有所顾忌,犹豫几秒,答:“我煮的。”陈秉克头天晚上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喝得烂醉如泥,她次日清晨要出发去蓉城,做了简单的早餐,就顺带给陈秉克留了些。

     “氰.化.钾也是你加进去的吗?”

     “不是我。”

     “那是谁?”

     “不知道。”

     “为什么杀陈秉克?”

     “我没杀他。”

     ……

     同样的问题开始无限循环,就像圆规画圆一样,固定好一个点后开始旋转,无休无止,这场讯问结束时,已经是次日凌晨了。

     警方并没有掌握什么实质性的证据,刑事拘留就有些不太合适,但赵孜楠仍然是目前最大的嫌疑人,再加上沈家和楚家的不断施压,警方同意先取保候审。

     何以夏以辩护律师的身份作为赵孜楠取保候审的保证人再合适不过,她在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赶到了拘留所,办好一切手续后,就把赵孜楠从拘留所里接了出来。

     在拘留所的时候,赵孜楠没好意思问她沈浩初有没有来,可走出拘留所的那个瞬间,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失落,沈浩初没有来,只有楚煜等在那里。

     她最终还是没忍住,开口问:“浩初呢?”

     “他有些忙,让我们来接你。”何以夏卖了个关子,拉着她坐回车里,楚煜执方向盘,没过多久,车子驶入滨河南路。

     赵孜楠对这一带并不陌生,沈浩初的家就在这块儿,她心中隐有所悟,猜到个大概。事实很快证明她的猜测完全正确,楚煜将车子拐进沈家大院。

     她刚从车上走下来,就看见沈浩初和他父母都站在门口,这一刻,她有种所有人都在等她归来的错觉,眼泪竟在顷刻间往外涌。视线虽然有些模糊,但却依稀能看见沈浩初日渐消瘦的脸庞,他轻轻笑了声,这声笑,成了所有虚妄里唯一的真实。

     赵孜楠一时晃了神,竟不知作何反应,好在何以夏及时拉住她不断飘散的思绪,她才渐渐恢复些情绪。

     “沈叔叔,贺阿姨,您们好,这次多亏您们帮忙,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感谢……”赵孜楠跟沈浩初父母打了招呼,她知道,如果这次没有沈家帮忙,她根本没这么快脱身。

     她近乎哽咽的声音竟惹得贺欣彤一番眼泪,“真要感谢的话,就做我们沈家的儿媳吧。”

     话音未落,贺欣彤竟有些惊怔,她怎么也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会对眼前的女人说出这番话,最开始的时候,她并未反对这桩婚姻,可赵孜楠结婚后,她看着儿子日复一日的消瘦和沉默反倒反对得歇斯底里,先不谈沈家这样的名门望族,是否容得下一个已婚女人,就拿她儿子这些年鲜少归家这件事来说,贺欣彤就足够生气,可儿子毕竟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这些年,他在等谁,她会不知道?

     罢了罢了,事到如今,沈浩初娶个什么样的女人都已经无所谓了,他们都说,儿孙自有儿孙福,他们这些做父母的,毕竟管不了儿女一辈子,就由他去吧。

     “……”赵孜楠彻底僵在那里,呼吸一滞,手脚都俱是冰凉,贺欣彤的话,就如同重磅炸弹在她脑海里炸开,像沈家这样的大家族,怎么会接受她这样的已婚女人?更何况,她现在还背负着杀人的罪名。

     这时,沈烨梁开了口:“别愣着了,快跨火盆吧,去了身上的晦气,也算是进了我沈家的门了。”官场上的人,都信这一套。

     赵孜楠迟疑几秒,腿一抬,跨过火盆。现在,她跟沈浩初的距离,不过半米远,他一直含着笑,眼底蕴着的眸光太过明亮,她也跟着笑起来。

     几秒后,沈浩初长手一捞,将她拽入怀里,赵孜楠只觉得脸一凉,讶然抬头,几乎是一瞬间,他便低头用有些苍白的唇瓣吻住她,须臾,眼泪咸涩的滋味在唇齿间漾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