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4章 晉獨家發表
    晚间七点半黄金档的套路何以夏早已深谙于心,家世显赫的男主角都有个门第之见的父亲或母亲。但楚景致是军人,不讲究门第之见,而梁韵歌出身贫苦,曾深受门第偏见的毒害,她吃过的苦,也自然不会再让后辈饱受,更何况,何以夏是她儿子喜欢的女人,所以他们都坦诚的接纳了她。

     不过这一切的前提都建立在她清清白白的出身之上,十四年前的那场性病只在g市广为流传,并未殃及到蓉城。所以,楚景致跟梁韵歌应该都不知道。但如今,一切都不同了。她的桃色秘闻,在蓉城,已经人尽皆知。

     东窗事发后,何以夏也曾想过很多种可能。梁韵歌颇为尖酸刻薄的甩一张支票在她脸上,说:“我给你钱,你离开我儿子。”亦或扔一张机票在她面前,说:“从我儿子眼前永远消失。”

     她想过一千种一万种可能,唯独没想到这个。

     和楚煜在一起的那七年,何以夏虽然遗失了亲生父母的关爱和呵护,但楚家每一个人给过的关怀都不比她的亲生父母少。奶奶拿她当亲生孙女儿,楚景致虽不擅言语,但却如同严父一般教导她,而梁韵歌则在衣食方面照顾得极为妥当,将她视为己出。

     那些年遗失的亲情,几乎都被楚家人一点一滴的填补了。于情于理,她都欠楚家人一声道谢。

     “谢谢您,梁阿姨。”这声谢,囊括了她所有真诚。

     梁韵歌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说:“谢就不必了,你是我女儿,阿煜是我儿子,你们好好的,我们做父母的,也就放心了。”几秒后,她又补充道:“等过段时间,你就跟阿煜结婚吧。”

     她生的儿子,她知道。楚煜那小子,早就想把何以夏娶过门了。他以为他不说,他们做父母的就不知道了?

     在父亲的坟前,梁韵歌诚心接纳了她,想必父亲会十分高兴。可母亲那边……

     梁韵歌知道何以夏的担忧,“你妈妈那边,我会跟她说的。”

     她这才点点头,算作应允。

     风渐渐大了,她们回了何家宅子。

     梁韵歌跟陈静说了两家儿女的婚事,陈静并未反对,反倒有些欣慰,她的女儿,终于要嫁人了。

     楚煜从医院回来时,恰巧听见自家妈妈正跟陈阿姨商量他们的婚礼,高兴得连嘴都合不拢。他去医院,是拿检查报告的,报告显示,妈妈跟孩子,都非常健康,梁韵歌这才知道何以夏已经有了身孕,又把楚煜一顿骂,并万般嘱咐儿子要好好照顾孕妇。他们老楚家几代独苗,希望这一代,人丁能兴旺些。

     楚景致跟梁韵歌在g市待了两日便要回蓉城,何以夏也跟着回了,临走前,她问过陈静,愿不愿意跟她到蓉城一起生活,就算不想跟她住在一起,她也有经济能力在蓉城买套房子给陈静,好歹也离得近些,老人家年纪大了,保不齐有个什么事,也方便照应。

     但陈静拒绝了,她哪儿都不肯去,她得替老头子照看这何家宅子。

     何以夏不在蓉城的这段时间,那些新闻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部分惧怕楚家势力的新闻媒体纷纷发表了致歉申明,但还有一小部分还在做最后的垂死挣扎。楚煜说,法院的传票近几天就会下来,至于向微,他说他会处理好,她也就没有插手。其实说到底,她要的,不过是向微的一个道歉。

     白露那天,楚煜召开了记者发布会,公布了婚讯。他们结婚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蓉城的大街小巷。

     向微看完新闻后没多久,楚煜就来了。

     他们站在玄关处,隔着一扇门。

     向微脸色冷冰冰的,问:“你来做什么?”

     “看见新闻了?”楚煜推开门,大步流星的往里走。

     向微脸色又冷了几分,手上的劲道也重了些,关门的声音震耳欲聋,“如果你是来让我恭喜你的,那恐怕得让你失望了。”

     “向微,我不要你的祝福。”楚煜脸色立时严肃了起来,“但你得为你做过的事承担后果。”

     向微轻轻笑了声,漫不经心的问:“什么后果?让我坐牢吗?还是你会杀了我?”

     当初决定走到这一步的时候,她就已经把所有后果都想了一遍,她没给自己留任何退路。

     “命在你眼里就那么轻贱吗?你有没有想过你的父亲和母亲?他们要是知道你变成了这样该有多难过?”向微的父亲和母亲都是很淳朴的人,她的父亲,一直严厉教导她,她也没有辜负父亲的教导,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变了,变成了现在这样。

     提到父亲和母亲,向微沉默了,这么多年,她没尽过什么孝心,反倒常常跟他们顶嘴吵架。向微父母亲都曾劝过她很多次,让她不要再等楚煜,早早找个好人家嫁了,这些,她都知道,可还是不甘心,她跟楚煜一起长大,他填满了她的生命,他却爱上了别的女人,她不甘心,所以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她都要让楚煜跟那个女人分开。

     向微眼底的厉色重了几分,“少拿我父亲和母亲威胁我,楚煜,有什么事,你冲着我来。”

     “我没威胁你,微微,我只是不想看着你继续错下去。”楚煜语气软了些,何以夏说的对,有些时候的心软,未必是件好事。他以前,顾及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顾及她眼里只有黑白的十年,也顾及她父亲对楚家的忠心耿耿,一忍再忍。可现在回想起来,竟满是愧疚,向微走到今天,他也同样罪不可恕。如果从一开始他就让她付出相应的代价,也许今天,她就不会错得这么离谱了。

     他声音哑了许多,听起来竟有些恳求,“微微,别再错下去了,回头,行么?”

     向微有过感激,但却并不是因为楚煜的心软和忍让,二十五岁那年,他带她到华盛顿进行了仿生眼手术,她的右眼也因此恢复了色彩。可是回头?什么是回头?从何以夏出现的那一天开始,她就已经没有回头的可能了。

     “太晚了,没回头的机会。”很多时候,向微都在想,如果她回头,会怎么样?也许正如父亲和母亲所愿,她找了个好人家嫁了,也许她跟楚煜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但,她不敢回头,她怕这些年来的执念会在她回头的瞬间灰飞烟灭。

     楚煜叹了口气,“去跟以夏道个歉吧,她不会怪你的。”

     “道歉?你要我跟她道歉?”向微又激动起来,这么多年了,她从未想过跟何以夏道歉。

     向微三番五次的把她往死里整,她就不信何以夏只是要一个简单道歉,“道歉就行了?你未免把她想得太过简单了。”

     “微微,是你把我们都想得太复杂了,其实,我们都是为你好。”楚煜闭了闭眼,没想到她居然执迷不悟到如此程度。

     向微大笑,“我是不会跟她道歉的。”几秒后,又补充一句:“楚煜,你真的以为你把我告上法庭我就怕了吗?”

     事到如今,她真的什么都不怕了。要她跟何以夏道歉?没门儿,就算要道歉,也得那个女人跟她向微道歉。

     “你啊……”楚煜手足无措,只得连连叹气。

     向微说:“阿煜,我不爱你了。”

     向微没说谎,她是真的不爱楚煜了,从什么时候不爱的,她不知道。也许是从他爱上别人的那天开始,也许是在美国做仿生眼手术的时候。以前她一直以为,她这辈子最爱的人是楚煜,可到头来,她最爱的,是自己。

     向微无法忍受楚煜将她的爱置若罔闻,她在这段感情里付出了太多,她不允许他的辜负,所以,她得不到的东西,她就算毁了,也不会让其他人得到。

     “听见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微微,你会找到一个比我好的男人。”楚煜眉梢眼角舒展了些。但不管怎么样,在最后关头,他还不忘劝她,“去跟以夏道个歉吧,以后,我们各过各的。”

     事到如今,楚煜仍然相信,向微还是有一点良知的。

     向微往玄关处走,拉开门,对他说:“你走吧,我是不会道歉的。”

     “如果你不肯道歉,我只好起诉到底了,你清楚侵犯名誉权要判几年吧?”楚煜站在玄关处,试图说服她,他真的不想走到那一步,可她三番五次伤害何以夏,必须得有个交待才行。

     向微一脸风轻云淡,“随你,反正我也活不久了。”

     “你什么意思?”楚煜蹙眉。

     向微眯着一双狭长的丹凤眼笑,“字面意思。”她犹豫几秒后,轻声开口:“煜哥哥,如果你对我还有一点情分,麻烦你往后多关照一下我的父亲和母亲,我啊,怕是不能替他们养老送终了。”

     “你说清楚。”楚煜在顷刻间攫住她的手腕,心脏也拉扯至喉咙。

     向微怒目圆睁,“怎么?你们不都盼着我早点死么?现在好了,如你们的愿了。”

     “微微,你别做傻事。”他是想让她付出相应的代价,可却没想让她死。

     向微痴笑,声音又轻又尖,“我能做什么傻事呢?我只能慢慢等死,等癌细胞扩散到全身,等头发一根一根的掉光。”

     “癌细胞?”楚煜极度震惊。

     向微说:“是啊,乳腺癌晚期,阿煜,或许这就是我的报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