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chapter5
    何以夏把自己锁在家里与世隔绝了三天。

     这三天,蓉城的新闻媒体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只扒出了她以博士学位毕业于墨尔本法学院,唯一一个优秀华人毕业生,就连配图也是从博士学位证书上抠下来的。别的什么都没有,干净得像一张白纸。

     一时间,蓉城的人都知道她是一个很厉害的律师。

     也是这三天,关于何以夏的消息传到了两个人的耳朵里,一个是给予她生命的人,还有一个是间接性将她拉到地狱的人。

     但,何以夏并不知道这些。

     第四天的时候,她出现在西南建筑集团。此刻正面对着大楼,集团标识以深邃的海水蓝为主体,平面的背景像成都平原辽阔的怀抱,集团字母缩写scec,是耐看的奶白色,凸显在海蓝色的正中央,像一艘远航的船,代表着西南建筑集团扬帆远航,开拓创新。

     接待她的人是楚煜的秘书小魏。

     小魏见到何以夏的时候有些失神,眼前的女人穿了一件白色的一字领蝙蝠袖套头衫,倒扣的小碗形锁骨美得让人窒息,且不说男人看了会作何感想,就连她这个女人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搭配了一条做旧的宽松破洞牛仔裤,但依然难掩笔直修长的双腿,同色系的浅口瓢鞋更是增添了几分慵懒。

     这个女人,还真是什么样的风格都能轻松驾驭,如此随意的穿着,慵懒中透着性感,随意中透着精致,更加让人无法忽视她的存在了。

     魏雨晴只在心里感叹了一番,便带着何以夏到了她的专用办公室,风格偏向简约型,以黑白两色为主调,一百八十度无遮挡开阔式的落地窗,因为楼层较高,能俯瞰大半个蓉城的景色。

     “何小姐,你可以先熟悉一下公司的相关文件,要是觉得无聊的话,我也可以带你到公司转转。”小魏微微欠着身,周到的接待让人挑不出刺儿。

     何以夏双手环于胸前,四处打量了一番,略有些头疼,能用得上的只有一台电脑,这是让她打着法律顾问的旗号享受尊贵vip的待遇么?

     她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不用了,还麻烦魏小姐把帕纳谷的相关资料移交给我,毕竟,我只是个拿钱办事的人。”

     魏雨晴答应下来,但这所谓的“移交”过了两个小时也没见着个踪影,这期间,何以夏用内网把西南建筑集团上至高层领导下至办公室小职员的资料都摸了个底,她抬手看了看腕表,好家伙,一上午的时间就这样浪费掉了。

     正踌躇间,一行人抱着几摞堆得像小山丘似得a4纸走进来,她把那些资料粗略的扫了一眼,连设计图纸的初稿都拿来了,唯独没见着最关键的合同。

     何以夏算是看出来了,楚煜没打算真的让她接手这个案子。

     她刚才用电脑浏览网页,海华国际投资有限公司在知道楚煜单方面暂停合作后非常生气,并发布将法律程序走到底的申明,何以夏决定去找楚煜谈谈,出了门看楼层示意图,好巧不巧,他们的办公室在同一个楼层,只不过是在尽头的两端。

     何以夏很快到了董事长办公室,但却被魏秘书拦住了,意料之中的事情。

     “我要见楚煜,”她直截了当地说明来意。

     小魏硬着头皮拿出预约单,连同签字笔递给她,“先填预约单,楚总现在不在公司。”

     何以夏哪里肯信,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居然不在公司,摆明是不想见她。她也不填单子,直接硬闯,吓得小魏连忙挡在她面前,“还请何小姐不要为难我这个做下属的。”

     两个人对峙着,但小魏很快败下阵来。

     何以夏的气场太强大了。

     同时,楚煜的话震慑着小魏,“如果何小姐来找我,就说我不在,她要是敢闯进来,你就给我出去——永远!”所以她现在还是挡在何以夏面前,不肯后退半步。

     “那麻烦你转告他,现在收手还来得及,虽然我没见到合同,但以对方的实力,巨额赔偿金暂且不谈,一旦声誉受损,以后没有人会把项目拿给你们做。”何以夏说完便施施然走了。

     魏雨晴确定她走远后才推开董事长办公室的门。

     “走了?”楚煜站在开阔式的落地窗前,双手插在兜里,听见推门的声音,眼睛里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小魏“嗯”了一声,楚煜逆着光,看不太清表情,但能感觉到他心情很好,而且也越来越难以琢磨,“其实我觉得何律师说的很有道理。”她还在做最后一丝努力,刚才那番话,想必他也听见了。

     “无妨,我们不如看看何律师怎么处理。”楚煜早有打算,但他暂时还不想解释太多。

     魏雨晴正准备退出去的时候,听见身后的人夸奖道:“小魏,你做的很好。”楚煜欣慰的笑笑,这是他第一次夸奖她,因为他深爱的女人。

     其实小魏为人处事进退有度,分寸也拿捏得刚刚好,人虽漂亮,但工作的时候一点也不含糊,更没有攀龙附凤之心,这也是她能留在楚煜身边七年的原因。

     何以夏回到法律顾问室,她没有去看那些资料,而是坐在黑色皮椅里发呆,楚煜究竟付出了多少,才能把西南建筑集团放在整个建筑行业的金字塔最顶端,然而无果。

     敲门的声音及时将她的思绪拉扯回来,小魏推门而入,“这是餐券,食堂在二楼,十一点半开始用餐,麻烦何律师自行前往。”

     何以夏静默几秒,问:“魏小姐,你跟了楚煜几年了?”她这话确实突兀得很,话音将落便笑出声来,更没指望能得到答案。

     小魏怔住片刻,很快明白过来,而且也知道眼前的女人就是楚煜找了七年的人,大大方方地回答:“七年。”

     何以夏没料到小魏会回答她的问题。

     “那这七年,他怎么样。”不是反问句,也不是疑问句,就是一个简单的叙述句。七年来,何以夏从未问过任何人关于楚煜的事,就好像不问就能悄无声息地遗忘掉了,到了现在,终于肯问的时候,对方却是个陌生人,她不禁觉得好笑。

     小魏很想把楚煜的事情全部告诉她,但她忍住了,告诉了又能怎么样,更何况眼前这个女人,从来都是镇定自若呢。

     “那何小姐希望他怎么样。”小魏间接性地把问题抛给了她,关门离去。

     是啊,她希望他怎么样呢。

     不知道。

     窗外是暖洋洋的阳光,何以夏却觉得周身都是冷冰冰的,直逼骨髓。

     她没有去食堂用餐,也没给任何人打招呼就离开了。

     西南建筑集团位于闹区,出去没多远就是公交站,何以夏上了一辆来得最快的公交车,车上人不多,窗外的风景也是全然陌生的,中间倒了好几次车,也不知道到了哪里,她虽然在这个城市生活了七年,但这一带,完全不熟。

     何以夏有些惆怅,前几天把手机扔了,还没来得及买新的,不仅不能查路线,就连给沈浩初打电话求助也成了幻想。好在倒的最后一班公交车终于驶进二环,眼前的风景突然变得熟悉起来,她才终于收起了那丝丝惶恐。

     但何以夏却悲哀地发现,眼前熟悉的地方好像都与楚煜有关。

     有人说过,一座城市令你念念不忘,大抵是因为,那里有你深爱的人和一去不复返的青春。

     她在站台下了车,如果没记错的话,沿着东四段直走,就到了美度小区,那里曾有她和楚煜的小窝,分手时,楚煜虽把公寓留给了她,但在门阖上的刹那,她的心也跟着上了锁,如今七年过去了,公寓应该早已成了别人的爱巢,不管出于何种心态,何以夏还是决定去看看。

     美度小区门口,她在心里默数了15下,第15楼,1501,外墙漆被风吹日晒得变了样子,和记忆中的大不相同。何以夏并未多作停留,回去的时候学乖了,拦了一辆出租车,把地址报给司机后就一直发呆。

     她怎么也不敢相信保安小哥的话,1501那套房子闲置了七年,业主每半年回去一次,哪怕别人出高价钱买,死活都不肯卖。

     这个“惊喜”,真是够何以夏好好消化一阵了。

     回到住处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了。

     上午还刻意避开她的人,现在却出现在这里,楚煜隐在楼梯的转角处,闲情逸致地把玩着什么,何以夏假装没看见,直接摁下电梯上行按钮。

     楚煜从转角处走出来,长手一捞,将她拽到了怀里,然后旋转九十度,变成了何以夏背靠着墙壁的姿势。

     她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厉声斥问他,“你干什么!”

     楚煜并未说话,单手撑在墙壁上,用身体抵着她,眼神直勾勾的,不知道是光线太暗还是什么,何以夏觉得他原本冷硬的线条柔和了不少,也没有往日那般戾气,心情似乎还不错。

     “那套房子还在,你就还是我的,再给我五十年就好。”楚煜低头在她耳边吐气。

     房子,五十年,何以夏很快反应过来,楚煜又在跟踪她!

     她生气极了,抬手就是一巴掌,楚煜没躲,也没有生气。

     掌心火辣辣地疼,他凭什么跟踪她,他竟然放任她在这个城市迷路时的仓皇失措,他把她的狼狈瞧得一干二净却还是隐匿在她身后不肯出来,多么自私自利的人啊!

     现在居然还明目张胆地拿着那套房子困住她,凭什么,凭什么要再给他五十年!

     楚煜的话虽然没头没尾,但建筑系毕业的何以夏哪有不明白的道理。一般建筑结构设计使用年限是五十年,所以,他才会说“再给我五十年”这样的话,根本就是无稽之谈!那如果他们曾经共同拥有的是临时性建筑物呢,那就只有五年,可五年早就过去了,就算不是这样,那地基沉降,毫无征兆的大地震,在设计、施工、使用与维修的某个环节上出现非正常情况,都足以摧毁任何一栋建筑物。

     何以夏怒目圆睁地盯着她,不肯妥协一分。

     楚煜舔了舔唇边的腥甜,没有说话,只低头去看怀里的女人,锁骨上窝与白皙的肩相连,她胸口剧烈起伏着,看得出很生气,呼吸时,若隐若现的锁骨沟也跟着微动。

     他做了一个吞咽口水的动作,这是男人动情时的表现。

     楚煜极力克制着,执拗的不肯放开她,何以夏也不吵不闹,安静得像个孩子。

     过了很久,他低头在她诱人的锁骨上留下牙齿的印记,不深不浅,不偏不倚,像月牙儿。

     何以夏也不吭声,任由楚煜衔在嘴里,注意力全集中在半边肩上,也顾不上他手上的其他动作了。